【黛赤】影光34

34

我回到房间,先洗澡整理干净自己,换了件家居服之后走出来,女管家正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我的早餐。

黑森林蛋糕,乳酪麦片,加了草莓粒的酸奶,红茶和日式的饭团,我粗略扫了一眼,对她说:“下次我同意之后,你才能进来。”

“好的,少爷。”她说:“早餐还需要其他的吗?”

“我要葡萄汁。”我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随手把手机拿起来。

没有信号。

女管家解释:“老爷说您需要反省,屏蔽了通信商的信号。”

“把它打开。”我说。

她拒绝我:“少爷,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坐在沙发上舀起一勺酸奶放进嘴里,随口说:“我不让你为难,但我的手机和全球各大供应商相连,错了的一通电话可能就会导致几千万甚至几亿的损失,今天伦敦交易所的信息我还没有收到,股票的涨跌和集团利益息息相关,在英企业也可能在等待我的指令,我明白你也是遵从我父亲的命令,就算赤司家族的财富蒙受损失也是没办法的事。”

她沉默了一会:“少爷,我现在去开。”

“嗯,随便了。”

她端着空盘子走了,我躺到沙发上,吃我的早餐。

我有在反省。

平时的我,就算对父亲心中有不满,也绝不会说出口,更不会直接激怒他。

不仅因为他是我最亲近的亲人,也因为惹恼他对我没好处。

今天怎么了?好像和父亲的说话的时候,有无名的火在心底压抑不住,明明很擅长克制,却像有人解除了我的心理枷锁,让我直白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情绪,我觉得不对劲。

这时手机响了,我拿起来,是黛给我发的邮件。

“我的早餐。”他发来的文字,配了一张图,两片全麦吐司上分别用番茄酱绘画了两个人,吐司放在一起,那两个人也好像手拉在一起。

我回复他:“为什么有身高差。”

他很快又回复我:“因为我就是比你高哦,小征。”

我懒得打字了,打电话过去:“你的早餐很贫乏嘛。”

“除了吐司还有浇了芝士的意面,你不在我懒得做。”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我做饭真的不错,通往男人的心的捷径就是他的胃,你会被我征服的。”

我就笑了,坏心情和疑惑都烟消云散。

他又说:“回去挨骂了吗,夜不归宿什么的。”

“我是成年人了,一两个晚上不回家没关系吧。”

“那你今晚也不要回家了吧,再到我家来,我要让你有美妙的体验……”

我还不想告诉他我被关在家里这件事,“不了,晚上有事。”

“不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怎么行,你会很快回英国吗?”

“暂时不回。”

“哦,因为在日本有没处理完的事情?”

我犹豫了一会,说:“……因为你。”

我不擅长说情话,所以说出之后,就脸红了。

他看不到,在电话那头说:“真的吗,太荣幸了,好感动,你知道吗,你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心都要融化了。”

“笨蛋。”我说。

“恋爱中的人本来就是笨蛋。”他理直气壮。

“好了,不说了。”我要挂电话了。

他又说:“今天到底在干什么啊,我也想你,想和你约会。”

“我在家。”

“那我去你家?”他说:“很久以前你还邀请我去,结果那次没去成,一直是我的遗憾呢。”

我停顿了一下,说:“邀请你的不是我。”

他的口气没什么异常:“是啊,但我也很好奇庄园是什么样的,能骑马吗?”

“不嫌地方小的话,是可以。”

“我不嫌地方小,其实只要给我一个小征和一张床就可以。”

“……非常过分的话!”

“不要生气,小征,我去找你吧。”他说:“我在想你。”

不过我觉得现在不适合见面,我需要一点冷静的时间和空间,但他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一个小时之后,女管家来敲我的门:“少爷。”

我正在桌边看书,对她说:“进来。”心想看来她学得很快。

女管家推门说:“有客人来了,没有预约过,也没有来过,他说找您,是您的朋友。”

我放下书:“如果是个个子很高头发颜色很浅的年轻男人,就说我在会客,不见。”

她点头:“好的,少爷。”又关上门。

我并非不想他,可是我认为太过频繁的接触不适合,那会给我压力,也会让我对他的感情太过急促地膨胀。

我不想有什么在我控制能力之外,包括感情。

我又看了一会书,又有人敲我的门。

“他走了吗?”我头也不抬地问。

门开了,“为什么要骗我呢,小征。”

我抬起头:“你怎么进来的。”

黛穿着件牛仔蓝和白色拼色的衬衣,配棉麻休闲裤,浅色的发丝自然地垂在额上,不说话也不动的时候,他看上去有些忧伤。

我有点内疚:“抱歉,我有事情。”

他说:“你的管家说你在会客,你的客人藏在哪里了?”

“千寻,”我觉得内疚所以叫他的名字,“我在看书,我的学业被拉下很多,必须补上。”

他走过来,站在我的椅子后面:“我以为你不想见我了。”

我仰着头,抬起眼皮看他,他在我看来是倒着的,我说:“恰恰相反,我很想见你,但我不想……”

他低头,捧住我的脸。

“别这样,在我家里……”

我没能够阻止他,他就着这样奇怪的姿势,吻了我的嘴唇。





------
新年快乐!

评论(15)
热度(66)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