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44

44
写字楼的灯光强烈地照着桌面,映出没一个人表情缺乏的脸,讲台上的人正拿着演示棒汇报最新一季的财务总结和下季度预算安排,平直而快速的语调听得他昏昏欲睡。


他本来就不是学经济的,更和财务沾不上边,他是个心理医生,却在这种董事会上听和他毫无关联也听不明白的东西,真是荒谬。


更荒谬的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黛千寻在心里笑了一下,但并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对进入赤司财阀这种家族性大集团没有兴趣,他最初的目的是找到喜欢的人,但阴错阳差地,他进入集团权力的核心之中,虽然赤司财富的家主并不会轻易将股份转赠给他,但能在这种董事会议上出席已经是非常有前途的事了。


不过是借了他人的东风,黛在心里嘲笑自...

【黛赤】影光36

36
我竟然睡着了。

大概是太困了,我揉着眼睛从书上爬起来,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落地窗的窗帘大开,窗外是变了的阴天。

睡之前还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呢,我伸了个懒腰,揉着酸痛的脖子,然后我想起来了,黛来看我,他人呢?

我站起身,走出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疲惫的感觉,好像还没睡醒。

我走下楼,女管家正在楼梯下面,抬头看我:“少爷,您起来了。”

我问:“我的客人呢?”

“黛君吗?他走了有好长时间了,走之前嘱咐我说您睡着了,不能打扰。”

“哦。”我看着她:“我累了,给我泡咖啡。”

“您脸色不太好。”她说:“是睡觉着凉了吗?需要姜茶吗?”

我摇头,“我去外面走走。”

她小心地说:“老爷说,您得在家里。”

“我到院子里,不出园门...

【黛赤】影光34

34

我回到房间,先洗澡整理干净自己,换了件家居服之后走出来,女管家正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我的早餐。

黑森林蛋糕,乳酪麦片,加了草莓粒的酸奶,红茶和日式的饭团,我粗略扫了一眼,对她说:“下次我同意之后,你才能进来。”

“好的,少爷。”她说:“早餐还需要其他的吗?”

“我要葡萄汁。”我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随手把手机拿起来。

没有信号。

女管家解释:“老爷说您需要反省,屏蔽了通信商的信号。”

“把它打开。”我说。

她拒绝我:“少爷,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坐在沙发上舀起一勺酸奶放进嘴里,随口说:“我不让你为难,但我的手机和全球各大供应商相连,错了的一通电话可能就会导致几千万甚至几亿的损失,今天伦敦交易所的信息我还没...

【黛赤】影光32



32


黛在东京的房子很小,他一个人住。


他关好门,“你这次回来只是为了相亲吗?”


我打量着他的房子,单身公寓,还没有我的书房大,当然我不会不礼貌地评价什么。


我说:“比我想得干净。”


“可能学医的会有洁癖吧,生理的心理的。”他拉开冰箱问我:“要喝什么?”


“红茶。”


他抬起头看我,“锡兰红茶?”


“嗯。”


似曾相识的对话,我笑了...

【黛赤】影光29



29

下面的会议很长,我昏昏欲睡,但我知道自己绝对睡不着。


我已经三天没睡过觉了,白天很困,但是不停有人对我讲话,数字,财务,安排,晚上很清醒,卧室里很安静,我却睡不着,不断地想起黛千寻。


五年前,他得知另一个我消失的时候,那样悲伤失控的表情,足以说明他有多喜欢他,也足以说明那对他的伤害有多深。


而我还要他为我做对他们之间有特殊意义的东西,这似乎的确有点过分。


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我是个过于自责的人,出了事情会主动把错揽到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也总是第一个出去承担责任,他说我是个冷酷...

【双十一贺文】 【黛赤紫冰】邂逅、偶遇与修罗场

邂逅、偶遇与修罗场 【无节操黛冰紫赤四人乱炖】


离约好的时间过去了半小时,黛千寻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将手里的轻小说翻到下一页。


外面的雨下了很久,这间咖啡店的客人无法离去,而进来避雨的人也越来越多,原本没有坐满的座位已经陆续坐满,有人在黛千寻的对面说:“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人吗?”


黛抬起头,他不想和别人和拼一张桌子,但很不巧的是,这个问话的人,他刚好认识。


仅仅只是认识,完全不熟悉,而且对方大概不认识自己,毕竟自己是个存在感稀薄……这时对方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哟,是黛君啊...

【伪原作向】【黛赤】影光08

8
隔天我到篮球部参加部活,一进去就看到赤司在练习。


他在练运球,叶山小太郎在他对面,张开双臂准备防守。

赤司小少爷是很娇小的,叶山的样子像要抱他一样,我有点不爽地想,快用天帝之眼让他跪。

叶山运动神经很发达,边防边说:“来啊,不会让你过去的!”

赤司不说话,身形略一停顿,往一旁虚晃一下,一个假动作就过去了,根本就没用天帝之眼,看来他基本功相当好。

叶山猝不及防,口里说:“可恶……”

赤司说:“天帝之眼!”

叶山就跪了。

喂,你天帝之眼不拿来过人打篮球拿来训练部员,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

赤司昂着头站在叶山面前:“你太傲慢了,我不喜欢口出狂言的人,所以你要接受我赋予的必要惩罚...

【伪原作向】【黛赤】影光04

4

天帝之眼的确是太逆天了。


所以说,超出自己常识的东西未必是他人擅自的设定,他可能就是真的,因为我绝对不可能去亲一个男孩子,更不可能在亲过之后还在回味其嘴唇的柔软芬芳,再可爱的男孩子,都不行!伪娘也不行!琉华子都不行!


并且根据我实际调查了解,赤司征十郎的确是年级第一学生会长,这还真不是他擅自加给他自己的设定。


就是有人这么又苏又中二……我调查完之后,被访者还主动对我爆料:“学生会长必然是基佬,这是普遍漫画的定律。”


“还有这种事?”


“有人看到他在天台和一个男人接吻哦。”


“这必然是误会!”


“黛君你怎么知道?”


“……”马上说:“你又怎么会知...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