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44

44
写字楼的灯光强烈地照着桌面,映出没一个人表情缺乏的脸,讲台上的人正拿着演示棒汇报最新一季的财务总结和下季度预算安排,平直而快速的语调听得他昏昏欲睡。


他本来就不是学经济的,更和财务沾不上边,他是个心理医生,却在这种董事会上听和他毫无关联也听不明白的东西,真是荒谬。


更荒谬的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黛千寻在心里笑了一下,但并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对进入赤司财阀这种家族性大集团没有兴趣,他最初的目的是找到喜欢的人,但阴错阳差地,他进入集团权力的核心之中,虽然赤司财富的家主并不会轻易将股份转赠给他,但能在这种董事会议上出席已经是非常有前途的事了。


不过是借了他人的东风,黛在心里嘲笑自...

【黛赤】影光43

43


太阳升起了,夏日的清晨本该是明媚温暖的,但我只觉得寒冷。

我看着他:“什么意思。”

“就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他站在车外的草丛中,隔空对我吐出口中白色的烟雾,“你以为,我学心理学是为什么,你以为,我从五个单词的英文都不认识到能去英国留学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我接近你是为了什么。”

我咬牙,“为了他?”

“为了你。”他笑了:“另一个你,对我来说,才是真实的你,现在的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的内心反而安静下来。虽然他否定了我和他的一切,否定了虚伪的感情,否定了昨晚的激烈。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你还是不明白,他只是我的一个人格……”

“说到人的精神领域我比你专业得多,...

【黛赤】影光39

39
我等到黛的电话才走出房间。


父亲的确没有再关我,我畅通无阻地走出房间,走下楼梯,走出客厅。

佣人们对我点头示意,女管家看向我:“少爷,下午茶的茶点准备好了,现在需要吗。”

“不用了,我去花园走走。”我看着她,对她微笑。

我不喜欢她,但是我马上要去开始新的人生,不会再和她计较。

我走到花园里,花朵开得旺盛,夏天的空气里都浮动着生命力的张扬,我深吸口气,再见了,东京的房子。

花园侧门是小山坡,我家的马场,我不想走正门,马场后面是后门,刚才电话里约了和黛见面的地方。

我一路走过去,脚步轻快,诚然父亲的话对我伤害很重,但马上我就要逃离这里了。

马场的后门没有人,我直接走出门,那里停...

【黛赤】影光38

38
他靠得很近,肤色很白,胸肌肱二头肌都不是很发达的那种,但腹肌很明显,非常漂亮的如同块状巧克力的形状,腰窄又有力,手指修长灵巧,抚摸着我的敏GAN部位。

我觉得身体的感觉很陌生,又很热,身体里面滚烫得像有火。

他俯下身,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他的舌头也像有火,将我体内的YU望烧得更加激烈。

我躺在他的身体下方,他的刘海垂下来,发梢凝聚着汗珠,落在我的脸上。

我说,不要哭。

他没有回答我,表情一贯的平静。

他分开我的双腿,缓慢地进入我的身体。

体内的YU望像潮水般漫过我的身体,我感到有电流般的感觉触通了全身……

然后就醒了。

我睁开眼睛,看向屋顶上的装饰吊灯。

怎么会……做春梦...

【黛赤】影光37

37
“你好歹也是个留学生受过高等教育,为什么要像盗贼一样翻窗?”

我打开窗户,他敏捷地跳进来,说:“你的门锁了,我没有钥匙。”

“那也不能走窗户吧,我家楼这么高,万一摔下去,或者被当成小偷……”

黛打断我的话,他转过头看我:“你担心我?”

我真是怕了他这么直接的问话,他不是日本人吗,为什么一点都不含蓄。

他又说:“偶尔也要试试非日常的方式嘛,我以前可是很喜欢KID的。”

我吐槽他:“你要不要中二期这么长。”

“不觉得很酷吗?”他笑,“从天而降的骑士什么的,我还差一件会闪光的斗篷。”

他笑起来很年轻,并不是说他老,而是他说中二发言的时候的确很像个中二的少年。

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要和我一起拯救世界吗,少年。”

“...

【黛赤】影光36

36
我竟然睡着了。

大概是太困了,我揉着眼睛从书上爬起来,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落地窗的窗帘大开,窗外是变了的阴天。

睡之前还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呢,我伸了个懒腰,揉着酸痛的脖子,然后我想起来了,黛来看我,他人呢?

我站起身,走出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疲惫的感觉,好像还没睡醒。

我走下楼,女管家正在楼梯下面,抬头看我:“少爷,您起来了。”

我问:“我的客人呢?”

“黛君吗?他走了有好长时间了,走之前嘱咐我说您睡着了,不能打扰。”

“哦。”我看着她:“我累了,给我泡咖啡。”

“您脸色不太好。”她说:“是睡觉着凉了吗?需要姜茶吗?”

我摇头,“我去外面走走。”

她小心地说:“老爷说,您得在家里。”

“我到院子里,不出园门...

【黛赤】影光35

35
还是失控了,我想着,手已经攀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他扑到我的身上,将我抵在墙壁上,他的舌头火热地在我的口腔中搅动,我脑子很乱,明明想的是,不可以,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靠近他,任由他的放肆。

他的腿挤到我的双腿中间,用膝盖摩擦着我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被人碰过的敏感下体。

我有些害怕,并不是怕他,而是怕我自己会失控。

他的动作不温柔,我有点痛,他搂住我的腰将我拉向他,我的后颈很大幅度地往后仰去,我快要倒下去时他又扶住我的背。

我喘不过气,对他说:“让我呼吸……”

他停了一下,说:“用鼻子啊。”

我推开他一点,大口用嘴吸气,他用堵住我的嘴巴,含糊地说:“太可爱了。”

我讨厌别人说我可爱,身高娃娃脸都是忌讳,如果可...

【黛赤】影光34

34

我回到房间,先洗澡整理干净自己,换了件家居服之后走出来,女管家正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我的早餐。

黑森林蛋糕,乳酪麦片,加了草莓粒的酸奶,红茶和日式的饭团,我粗略扫了一眼,对她说:“下次我同意之后,你才能进来。”

“好的,少爷。”她说:“早餐还需要其他的吗?”

“我要葡萄汁。”我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随手把手机拿起来。

没有信号。

女管家解释:“老爷说您需要反省,屏蔽了通信商的信号。”

“把它打开。”我说。

她拒绝我:“少爷,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坐在沙发上舀起一勺酸奶放进嘴里,随口说:“我不让你为难,但我的手机和全球各大供应商相连,错了的一通电话可能就会导致几千万甚至几亿的损失,今天伦敦交易所的信息我还没...

【黛赤】影光32



32


黛在东京的房子很小,他一个人住。


他关好门,“你这次回来只是为了相亲吗?”


我打量着他的房子,单身公寓,还没有我的书房大,当然我不会不礼貌地评价什么。


我说:“比我想得干净。”


“可能学医的会有洁癖吧,生理的心理的。”他拉开冰箱问我:“要喝什么?”


“红茶。”


他抬起头看我,“锡兰红茶?”


“嗯。”


似曾相识的对话,我笑了...

【黛赤】影光29



29

下面的会议很长,我昏昏欲睡,但我知道自己绝对睡不着。


我已经三天没睡过觉了,白天很困,但是不停有人对我讲话,数字,财务,安排,晚上很清醒,卧室里很安静,我却睡不着,不断地想起黛千寻。


五年前,他得知另一个我消失的时候,那样悲伤失控的表情,足以说明他有多喜欢他,也足以说明那对他的伤害有多深。


而我还要他为我做对他们之间有特殊意义的东西,这似乎的确有点过分。


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我是个过于自责的人,出了事情会主动把错揽到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也总是第一个出去承担责任,他说我是个冷酷...

1 / 3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