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45

45

黛念完一个章节,有小护士轻轻推开门,“黛君,中心医院的绿间医生过来了,您要去见见他吗?”

 

黛点头,把书放到床头,跟着她走出病房。

 

绿间真太郎对他而言算熟人,尽管高中时期完全不熟,但后来由于近一年照顾病人,而绿间有恰好是脑外科方面的医生,两人才慢慢熟悉起来。

 

虽然年轻,绿间已经是这领域的行业翘楚,在这间疗养院也有自己的办公室,黛走进去,绿间正在翻看这段时间的资料记录,见到他来就抬起头,“黛君,”上下看他,“今天的双鱼座男子幸运色是红色,你身上似乎缺乏了。”


黛走到他对面的皮椅上坐下,“事实上刚放下,我今天买了红色的林檎酱。”

 

“你的喜好还真是不变。”

 

“你的人设也一直不崩。”


“彼此彼此。”绿间推一下眼镜,“我在看赤司的病情近况,他的情况很稳定……”


黛纠正道:“不要说病情,他不是生病,他只是睡着了。”


“睡着了一年?”绿间的口气带着冷淡的嘲讽,“黛君何必这么不看清现实,说到底,赤司现在的状况和你脱不了关系吧。”


黛看着脑外科医生眼镜后的眼睛,“我会尽力补偿。”


“可能这么说很尖刻,但是你所做的不过是让你的良心好过,而赤司本人毫无益处。”绿间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为了你自己。”

 

黛并不辩驳,他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所有的解释都很苍白,之前设计赤司的确是他自己的意志,但当对方真的和他开始交往并义无反顾地跟他离开时,他也怀疑起自己的动机是否有所偏差,但走到当时那一步已经不能再回头,必须做下去。

 

他分得清WC之前和之后的赤司,他们是一个人,却是不同的精神体,他一直认为是另一个赤司剥夺了他喜欢的那个的存在,从结果看并不是这样。

他们是一体的。

 

黛了解人的精神领域,他开始明白是自己误解了赤司,他伤害到无辜的人。

所谓的补偿不过是为了让他自己好过。

 

他将他掌握的赤司叔叔的情报报告给赤司家主,从而阻止他们想要对赤司的中伤,防止了赤司财阀的内乱,尽可能低地降低损失,接着他精心地照顾昏睡不醒的赤司,尽管那对赤司的情况无太大用处。

 

赤司家族可以请一百个人轮流照顾他,并不缺黛千寻这一个,他们请得起最好的医生,提供最好的治疗,有最先进的设备救治他们的继承人。

 

黛千寻比其他所有人都明白,一切是他造成,他现在的做法是为了让自己好过。

 

这让他越发自责和愧疚。

 

绿间见他眼神黯淡下去,也不再说出残酷的话语,而是和他分析起赤司的情况。


“从目前来看,脑部没有任何外伤,本人生理情况也很好,他醒不过来不是器官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沉沦,”绿间说道:“或许他十年也醒不过来,或许他明天就会醒过来。”


黛沉默着,过了一会说:“你是不是又要说尽人事听天命了?”


“到现在的地步,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事能去尝试,”绿间收起资料夹,“不过明天射手座的幸运色是红色。”

 

“双鱼座呢?”黛说道:“两个人的幸运加起来,总比一个人好。”


绿间看他一眼,“赤司就算醒过来,也未必想跟你两个人,或许他第一件事就是叫你走。”


“如果他叫我走,我一定会走。”黛坦然地说道。

 

“那我真希望他明天就醒过来。”绿间看着他,“不管从哪种层面上。”


黛说道:“我以前的确……”


这时办公室突然被推开,气喘吁吁的护士小姐跑进来说:“不好了,赤司少爷不见了!”

 

“你说什么!”黛震惊地看着他,“不见?!”


绿间也站起身:“他怎么会不见……”


黛转头看他,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明白过来。

 

黛跑出办公室,朝病房跑去,走廊长而空旷,他跑得很快,头顶的日光灯绵延成线,急速地后退着。

 

这间疗养院的安保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可能是他的小征苏醒了……


他冲到病房门口,一把推开门,赤司的床上空无一人,本该睡着的红发少年不知所踪,只有枕边印着红发林檎酱的电击萌王还在那里。

 

他感到诡异的异常,又说不出来异常是什么。

 

绿间也到了,“他不会走远,快叫人四处找。”停顿了一会,说:“看来今天真的是双鱼座的幸运日。”


“但他可能如你所说,要我走。”黛回头看他,“我觉得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绿间反问。


黛摇头,重新把视线放在病床上,杂志封面上可爱女孩有着红色的眼眸和发丝,正对他露出傲娇的表情……


他突然发觉了,“剪刀!之前把剪刀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现在那里是空的。


“赤司拿剪刀干什么?!”绿间感到头痛,“他又不是反社会人格,好好的去拿一把剪刀,”他想起了某种可能性,“难道醒来的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赤司,而是拥有天帝之眼的那个?”

 

黛的头脑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熟悉的赤司和绿间熟悉的赤司,是两个不同的人格。

 

之前他费尽心力想要找回的,难道已经醒来了?已经如他所愿地回到他身边

了?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一些很久以前的画面也一并醒来了,天台的风,金色的眼睛,只有两人的篮球馆,从他手心传递过来的篮球,厚重的绿色纸板上映着清晰的拉丁字母——Multiple-personality Disorders……

 

“小征……”他不由自主地叫他的名字,“你终于……”


与之对应的,他后来熟悉的那个赤司,会从此消失不见?

 

伦敦偶遇时的赤司有张苍白的脸,对他充满戒心又缺乏戒备,他带着目的接近他,去他的住所,压住他的身体吻他潮湿温热的嘴,握着他的手陪他入睡,捏着他精致的脚踝戏谑他是大小姐然后被他生气地踢开,从相亲的场合把他拉走,在东京的摩天轮上对他情话绵绵,引诱他的逃离,带他离开人潮拥挤的城市,在四周荒芜的越野车上身体交融,最后在清晨的阳光初露之时揭露出残酷的真相……

 

他紧紧地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绿间冷笑道:“恭喜你啊,求仁得仁,你想要的那个回来了,他应该不会赶你走吧。”


黛走过他身边,并没有解释任何。

 

他走过走廊,脚步沉重,有医生跑过来说,找到赤司少爷了,在医院的天台上。

 

果然是那个他所熟悉的以前的赤司,黛朝天台上走去,夜风从天台上空吹过,他看到靠在栏杆边的红发恋人。

 

“小征。”他叫他的名字。

 

他再熟悉他不过,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的背影,他的眼睛——无论是异色还是同色,都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

 

赤司回过头,长久不见阳光使得他的脸白得耀眼,他转动着红宝石色的眼珠,轻轻地歪了一下头。

 

“你是谁?”赤司口齿清楚地问道。

 

黛感到难以置信,他仍然回答道:“我是黛——黛千寻。”

 

风把他的声音吹得飘摇,绿间也上到了天台,他一眼看到了赤司,“赤司君你恢复了?这真是太好了!”

 

赤司叫出他的名字,“绿间同学……吗?”他的口气充满疑惑,“你为什么……这么高……”


绿间看向黛,黛对他摇头。

 

赤司又说:“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头昏昏沉沉的,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黛试图靠近他,“小征,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之前是我的错,你不要说你不认识我。”


赤司抬起头看他,“你叫我小征?我和你很熟?”


他的眼神,完全是看陌生人。


黛无言以对。

 

赤司手里握着剪刀,“我感觉很奇怪,是头发太长了吗,是不是剪掉一点比较好?”他小声地嘟哝着,“赤司家的下一任家主,到哪里都要仪容恰当才对啊……”

 

他拨弄了两下过长的刘海,举起剪刀。

 

黛叫道:“别伤害你自己!放下!”

 

赤司真的放下来了,他疑惑地说:“关你什么事啊,这位叔叔。”

叔叔?绿间在他们身后说道:“赤司君,你不认识黛君,但认识我,你还记得谁?黄濑?青峰?奇迹的世代?”

 

赤司的视线越过黛,看向绿间,“黄濑和青峰都是队友啊,奇迹的世代……嗯?”

 

绿间又说:“我们,你,我,经常一起下将棋,”他做出手势,“我们,帝光中学的一军,你记不记得。”


赤司望着他,“你真的是绿间吗?这感觉好陌生……帝光我当然记得啊,明天不是约好了和紫原同学一对一吗?我现在应该在篮球场练习才对啊,为什么在这里。”


绿间有点明白了,“好,没错,我知道你是要剪头发不是剪自己,不过去理发店剪不是更好吗,你现在还没有中二到当众剪刘海的程度对不对。”

 

赤司茫然地看着他,黛趁此机会夺下他手中的剪刀,一把抱住他。


赤司立刻把他推开,绿间也跑过去,他伸出手拉住黛,“他真的不认识你,你冷静点。”他低声地,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他还没有到认识你的时候。”


评论(83)
热度(148)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