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44

44
写字楼的灯光强烈地照着桌面,映出没一个人表情缺乏的脸,讲台上的人正拿着演示棒汇报最新一季的财务总结和下季度预算安排,平直而快速的语调听得他昏昏欲睡。


他本来就不是学经济的,更和财务沾不上边,他是个心理医生,却在这种董事会上听和他毫无关联也听不明白的东西,真是荒谬。


更荒谬的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黛千寻在心里笑了一下,但并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对进入赤司财阀这种家族性大集团没有兴趣,他最初的目的是找到喜欢的人,但阴错阳差地,他进入集团权力的核心之中,虽然赤司财富的家主并不会轻易将股份转赠给他,但能在这种董事会议上出席已经是非常有前途的事了。


不过是借了他人的东风,黛在心里嘲笑自己,这些对我而言又有什么用呢,无聊透顶。


从小到大,黛千寻都是个过于看重自己情绪的人,他不会为了他人勉强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真实水准,他目标不高,看看轻小说找个萌一点的女人当老婆,老婆不工作也没关系,他愿意养,生个把小孩,追追旧坑,看看新文,买买手办,人生就只要这么简单。

 

在遇见另一个人之前。


真是孽缘。


黛放下握着签字笔的手,摘掉窄框眼睛,揉了揉眉心。


专有词汇不断地穿入他的左耳,再从右耳穿出,他心里刷弹幕,关我鸟事啊,烦死了,我只是个双鱼座恋爱脑让我去陪我老婆就好啊……


不过,他是不会再脸上表现出来的。


发言人终于念完了他的PPT,聒噪的声音源消失了。


赤司征臣问了一些问题,转而问在座董事的意见,最后问:“黛,你怎么看?”


被点到名的人抬起头,从容地戴上眼镜,他什么都没听懂,但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几句本来就是他的长项。


“下个季度还未开始,一切都有变数,做好预算准备工作固然是必不可少,但适时的调整我认为也是必须的吧,毕竟市场是变化的,形势也不会一成不变,还是要在上季度基础上努力吧,不说对得起公司利益和各位董事,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薪水。”


黛说了一堆说了和没说一样的话,就混过去了。

 

说话真累,他心里想,快点散会吧,除了陪他之外,今天可是电击萌王发售日啊。


会议又继续了半个小时才散会,黛将自己的文件整齐夹好,准备离开会议室。


会议室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赤司家主叫住他:“这么赶着去医院?”


“那是疗养院,”黛对自己的长辈说话也算不上毕恭毕敬,虽然是敬语,却是否定对方的话语,“不要把小征当病人。”

 

赤司征臣看了他一会,点头,“说的对。”


“那我走了,董事长再见。”


赤司征臣又叫住了他:“参加这样的会议,对你而言非常枯燥吧。”


“瞒不过您的眼睛,”黛直说道:“我只希望对得起自己的薪水。”


“这类会议你以后会更多地参加,各位董事无论派系如何你都要处理好关系,这对你而言很必要,因为你本身和赤司家族没有关系,没有根基的势力,没有巩固的权力,既容易被孤立,也容易被拉拢,这是好的一面,也是不好的一面,看你怎么利用了,”他停了一下,“毕竟你以后要帮我的独生子处理集团事物,他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需要能够真正帮助他出心出力的人。”


黛点头,直言不讳地说:“出命都可以。”


他说得很平静,也很诚恳,赤司征臣却说:“但你也要明白自己的正确位置,你应该把他当成上级而非其他。”


“这个做不到。”黛很有礼貌地拒绝。


反正秒拒赤司家的人,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赤司征臣看着他,“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先走吧。”


黛点头,转身走开,边将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塞进西装的上口袋中。


不开会的时候他不戴眼镜,实际他也不近视,眼镜大部分时候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装饰的工具,毕竟在会议这种正式场合露出自己的生无可恋的眼神太不礼貌了,黛边开车边看后视镜中的自己,这么多年连英语都能学会却就改不掉眼神死的毛病,明明现在挺幸福的。


疗养院距离市区颇远,黛开了近一小时的车才到达,病房楼下的小护士正在抄写病例,一抬头看见他就笑:“黛君今天有点迟了哦,还以为不来了。”


黛抬手和她们打招呼:“开会去了。”

 

旁边的医师取笑道:“迟到了就买花,黛君很会哄人呀。”


“怕他不高兴嘛。”


“黛君的女朋友真是幸福呢。”


黛没有再说话,他走入电梯中,按下楼层按钮。


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侧面的镜子中映出他现在的模样。就相貌而言他称得上英俊,银发,黑色正装,捧着鲜艳玫瑰花的样子有点像要求婚,他对着镜子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长舒了口气,突然一时好玩心起,对着镜子里的人模拟道:“和我结婚吧?”


当然没有回答,镜子里的是他自己的倒影。

黛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嘲笑地弯了弯嘴角,电梯就到了。

 

铃木医师正在整理病历本,黛和他打招呼,铃木打趣道:“又买花,真是浪漫的双鱼座,但赤司少爷又看不到。”

 

“我看得到。”黛问道,“他今天怎样。”


铃木耸肩,“每天都一样,你难道不知道?论专业水准,你也是有资格证的精神科医师呢。”


黛没再回答,他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

 

疗养院有赤司家族的注资,为赤司家继承人的病房也是超一流的医疗设备和环境,虽然病床上的人真的不需要。

 

黛绕过屏风,将花束插在广口的玻璃瓶中,边说:“今天还好吗。”


没有人回答。

 

“今天开董事会,你懂我的,我哪里听得下去,满脑子都是你呢。”他接着说道。

 

依然没有回答。

 

“还有今天的电击萌王,上次给你念的《我的林檎酱就是这么可爱》又出新一章了,刚才来的路上我买到了,一会念给你听。”他说着,探出头,“你也很关心这一章的故事进度吧,”他停顿了一下,“小征。”


病床上的少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像睡着了。

 

红宝石色的发丝落在微蓝的枕巾上,他的呼吸平稳而均匀。

 

“小征。”黛坐在他的床边,“小征。”他低下头,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温柔的如同情人的低语。

 

没有回应。


他很明白自己不会得到回应,赤司征十郎被他精心布置的圈套逼到绝路,像他预期的一样精神崩溃,赤司征十郎的意识陷入沉睡的黑暗中,无法醒来,无论哪个人格都没有醒来。

 

那是一年前的事。

 

人总要在失去之后才能领悟有些真心。

 

所以他很明白自己在自作自受,守在无法醒来的恋人面前,徒劳地叫他的名字,徒劳地买一些花,徒劳地每天来看他,徒劳地念他认为有趣的轻小说,徒劳地扮演温情男友的形象,自以为能弥补或者自己明知道无法弥补地徒劳无功。

 

黛盯着赤司的脸看了一会,叹了口气。

 

总之,两个赤司他都失去了。

 

他自嘲般地摇摇头,从随身的包里拿出电击萌王,封面上红色头发的女孩子有着苹果般可爱的脸蛋,他的审美还真是多年如一日地喜欢偏幼系的长相。

书的外封沾得过紧,他怕撕坏了,从病房抽屉里翻出一把医用剪刀,小心地剪开——他很多时候都是细致细心的人。

 

剪开外封之后他随手把剪刀放在床头低柜上,翻开轻小说杂志,在鲜花的淡淡馨香中开始娓娓读来。

评论(22)
热度(99)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