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重发,恶友57-60 完结】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56

57-60FIN


57

电影宣传期漫长而辛苦,黄濑跟着主创跑了很多地方,也有国外,参加了一个国际影展,预告片里的惊鸿一瞥让很多外媒印象深刻,他本人的阳光帅气也未让人失望,一时不仅网络搜索量大涨直跃NO1,连实体媒体都盛赞不已,穿着雅痞西装走红毯的样子风靡各大网站首页,蹿红速度之快让经纪人都咂舌。

“所以说机遇太重要了,”经纪人看着公司股价的红色数字,喜笑颜开:“如果这个电影当时换掉你的男二,如果当时晨间日报刊登了你的不雅照事件,如果公司当时没有及时压下那些照片,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蹲着哭呢。”

黄濑的确也很开心,不过他还没有到得意忘形的地步。

他没有食言,给各个好友寄了电影票,之后有人陆续给他打来电话发表观影感想。

赤司说:“你们那叫打篮球吗,姿势、动作没一个对的,真的只能看脸。”

绿间说:“一百二十分钟电影,打篮球十分钟,三十分钟风景,其他全在谈恋爱,真爱情片,哪里是励志青春片!”

紫原说:“你在剧里和女主一起吃面的地方是哪里啊?”

黑子说:“如果可以的话,请黄濑君再送我两张票。”

火神说:“我女朋友说好基,而我睡着了。”

桃井说:“小黄我有朋友找你要签名啦!”

青峰打了越洋电话来:“电影我看了。”

“觉得怎么样?”现在是夜晚,青峰那是白天,黄濑准备睡了,靠在床上和他聊。

“你知道我看这种谈恋爱的片子都是睡过去的,而且我怎么能看你和别人谈情说爱,演戏也不行。”

黄濑避重就轻:“包括你自己的部分也睡了?”

“没坚持到自己出场就睡着了。”

“那你客串电影干什么啊,又不拿钱的又没有看到自己。”

青峰笑:“我想要的已经到手了。”

黄濑笑得有点尴尬,揉着脸说:“你和谁一起看的?”

“叫Ai……,呃……拉丁文名字记不住,是个模特,也是金发长腿。”

黄濑沉默了一会,轻声说:“不要说也。”

青峰也沉默了,一会说:“和她只是玩玩。”

“不用和我解释。”黄濑抬头看房顶:“我管不着。”

青峰口气柔和了:“我年轻时说话太冲动,伤过你的心……”

黄濑打断他的话:“你现在也很年轻。”

“意思是现在还是伤你的心?”

“并没有。”

青峰又说:“说真的,你什么时候来北美宣传?”

黄濑没有回答他,只说:“怎么,你打算再陪我旅游一次纽约吗?”

“有何不可,我还没有放弃,能拒绝我的只有我自己。”

“哈,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在和模特玩玩?”

青峰直接地说:“我不想隐瞒什么。”

黄濑叹气:“别这样,小青峰,我们只能当朋友。”

“朋友?呵,那是你单方面认为。”

这时,黄濑的手机里响起了有人来电的声音,青峰也听到了,就问:“谁给你打电话?”

黄濑看了一下屏幕,说:“是公司,我挂了,下次再聊。”说着就挂了青峰的电话。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骗他。

明明已经没有在乎他的理由了。

他嘲笑着自己的软弱,接通了电话。

灰崎在电话那头说:“回礼想好了,你陪我现在去看电影吧。”

黄濑窝在抱枕和被子之间:“我都上床了你还叫我起来,太苛刻了吧,明天?”

灰崎沉默了一会,说:“明天我或许会变卦,不止要看电影作为回礼哦。”

“……祥吾君,你真是……好吧,我现在换衣服,你在哪?”黄濑从床上坐起来。

“你楼下。”灰崎说:“从你卧室窗口看下来,我的车就在下面。”

黄濑走到窗边,果然看见灰崎靠在一辆黑色的车旁边抽烟,路上没有人,他一个人的身影被路灯照得又瘦又长。

“好,你等我一下。”黄濑心里稍微动了一下,说着挂了电话。

他换了件麻质的衬衫,外面套了背心,戴上斑马纹路的窄边帽子盖住头发,准备下楼。

但他又停下脚步,他觉得需要一点饰品。

黄濑返回房间里,他找了一会,找到一个他觉得合适的饰物,戴好之后跑下楼。

灰崎已经抽完烟,还站在原地等他,额头盖住他过于上挑的眉毛,路灯昏黄,使得他看上去神色近乎温柔。

黄濑跑过去说:“走吧。”

电影看的是午夜场,就算是热映的电影这时候厅里也没多少人,两人坐在最后排相连的位置上,看着画面。

黄濑参加过各种首映式看片会,他看过不少遍更何况是他自己演的很熟悉,看得很乏味。

灰崎坐在他左边,一直没说话,看电影一言不发。

黄濑说:“我以为你会吐槽几句。”

灰崎仍然不说话,伸右手抓住他的手。

黄濑躲闪了一下,就算了。

灰崎的手很凉,其实青峰的也谈不上有多温暖。

“我很多年没看过电影了,”灰崎突然说:“凉太,这是我和第一次和你看电影,电影放的什么,好看不好看,都不重要。”

黄濑避开这个话题:“你不是有女朋友吗,想看电影随时都可以吧?”

灰崎也没有再谈这个话题,他问:“利用别人的感情,你会内疚吗?”

“怎么说这个?”黄濑望着他:“我并没有吧。”

“我只是随口说说,”灰崎看向他:“耳钉很衬你。”

他的手指划过他的金发,落在他的耳垂上,那枚小小的耳钉反射出金色的小束光彩。

“很好看。”灰崎说:“为什么要戴?”

“你送我,不是希望我戴吗?”黄濑反问:“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还……”

灰崎凑过去,吻在他的唇上。

他的手搂住他的腰,隔着柔软的棉麻布料,揉捏着他敏感而柔韧的腰。

黄濑闭上眼睛,默许了他的亲吻。

灰崎探入舌头,和他唇齿交缠。

昏暗的电影院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灰崎吻了一会,松开手,湿润的嘴唇拉出暧昧的银丝,他笑了一下,说:“这是接受了?”

黄濑睁开眼睛,他看向一旁,“这不算什么吧。”停了一会说:“不过我现在也算有点名气了,还是不要接触太多得好,你毕竟是……”

“毕竟是黑道对吗?所以你又想趁机对我说,不要再见面了?所以你戴耳订给我看,是想让我念及感情心软放过你吗?”灰崎微笑着说:“
我和你不同,我不容易心软,却很容易记仇。”

他掏出手机:“来,凉太,你好像没什么兴趣和我看电影,那就看看别的好玩的东西吧。”

他打开相册,翻动着照片。

黄濑垂着眼睛,他看得一清二楚,那些照片他很熟悉,见过很多次,主角是他自己,拍摄者是新田,它们曾在网上一度流传掀起轩然大波,但最后被多方力量压了下去,才使得他有机会翻身一跃而红。

不同的是,网上那些重点部位都打过马赛克,并且没有上传视频,而灰崎手机里的,则是完完全全的第一手的原始照片和完整视频。

“新田给我的时候我留了一个备份,在你不在我身边时可以看看,如果这照片再发一次呢?”灰崎看向黄濑,“亲爱的,这次没有人能帮到你了。”

58

青峰回来的飞机是晚上到的,当时送机的时候浩浩荡荡偏偏少了一个人,这时候接机的时候安安静静偏偏只有一个人。

黄濑站在出站口,他不需要举牌子,他本身就够高了,相貌也足够瞩目,他要接的那位更高,相貌瞩目度也不逊于他。

“小青峰!”他一看到他就对他招手,高兴地跳起来。

青峰跑过去,他没带什么行李,只背了一个大旅行袋,有阵子不见他更高更结实了,跑到黄濑身边,抱起来先转一圈。

“感觉像偶像剧里的男女主角见面,”黄濑吐槽,“回来了还是收敛一点吧,又不是还在美国。”

青峰看了他一会,黄濑有点心虚:“看我什么?”

“看你好看嘛。”青峰笑了,说着握住黄濑的手,揉了揉他手上的戒指。

黄濑心中一阵温暖,也反握住他的手。

青峰先回了趟家,放下行李又马上出来,黄濑站在他家对面的公园等他,心想还在想他为什么突然回来。

他最怕的,就是青峰知道他和灰崎之间的事。灰崎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找他,让他心里宽慰了些,但他有没有找青峰呢。

从青峰的表现来看,他看上去很放松,什么都不知道。

黄濑正想着,青峰跑了过来:“久等了,我妈拉着我一直说话。”

“说什么?”

“说我瘦了,”青峰摸自己的脸:“我瘦了吗?”

“好像是有一点,”黄濑也摸上去,“嗯,不是瘦了,是张开了,你好像又长高了。”

青峰握住黄濑的手腕,吻了他的戒指。

夜很深了,四周安安静静,只有风声吹动草木。

黄濑收回手:“你为什么这么晚还要和我在一起呢,今晚应该要陪陪你爸爸妈妈吧,莫非……”他靠近青峰的耳朵:“你想和我做?”

青峰拉住他的手:“我想和你谈谈。”

“好啊。”黄濑边走边说:“正好散散步,你要谈什么?谈情说爱吗?”

有些事情开始得毫无征兆,甚至前一秒,都不会明白下一秒将要发生什么。

青峰的口气没有变化,他说:“我们分手吧。”

黄濑停下脚步,他问道:“你在说什么?”

“我特地回来,在你联考完之后,就是为了对你说,”他认真地说:“我们不合适。”

黄濑笑了一下,“为什么?因为灰崎吗?他说的不能当真,我没有……”他停下话语,“他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青峰的表情有些不解:“你为什么突然提到他?”

黄濑望着他:“你为什么要说分手。”

“其实我并不是强迫你为我做什么,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由你自己决定,”青峰说得很慢,“但我觉得现在的状态不好,对你对我都是负担。”

他大概想了很久吧,黄濑心想,这么冠冕堂皇的措辞,是怕伤害到自己吗。

真可笑,结果是一样,谁在乎那中间的言辞有多么动听婉转。

他直接而尖刻地说:“因为我可能再也不能去美国打球了,所以你想找个新女朋友?”

“黄濑,”青峰皱起眉:“你不要这样说,我可以等你,但你根本都没有在努力。”

黄濑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努力。”

青峰摇摇头:“你努力了别人看不出吗,你发在后援会上的照片,开开心心的,四处游玩,你后援会行程上的各项活动,空闲时间都是拍写真、广告,你现在不能打篮球你还可以做和篮球相关的事,搜集资料整理数据,可你的样子就是完全放弃了……”

黄濑打断他的话:“对啊,既然我不能打比赛了为什么还要做搜集资料数据的蠢事,我他们收集再多的资料不能上场打球有什么用!我还不如不打了!”

青峰反驳道:“你不要为自己找借口,你根本就是不够喜欢篮球,也不够喜欢我!”

黄濑抬头看他:“不,你根本不懂……”

“如果你真的喜欢篮球,你会拼命地努力,努力去做一切为了篮球的事,而不是转而去做模特或者别的,不够专心的喜欢根本不是真正的喜欢!”

黄濑偏过头,他没有说话,青峰接着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你会用尽一切方法靠近我,你还记得国中最后一次聚会你对我告白吗,如果我没有在WC赛事后去找你,如果我没有主动要求和你在一起,你会放弃吧?”

黄濑沉默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又怎么会一次次骗我,你明明和他见面,却不告诉我,隐瞒我,你一直说你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我管束着你,黄濑,”他叫他的名字:“你真正喜欢的人是你自己,不是我。”

“够了!”黄濑抬起头注视着他,“你是不是有新女朋友了?我明明曾经在电话里听到有个女孩子叫你Daiki。”

“没有,她是普通朋友,只是以前没有告诉你,”青峰平静地说:“你现在是不是稍微理解一点我的心情了,当你有事瞒着我欺骗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心情……”

不是分手之后和好那些伤害就不存在了,说出去的话,发生过的事,会像找不到出口的水一直停留,越积越多。

黄濑打断他的话,他刻薄地说:“不要为你的喜新厌旧找借口!”

青峰又皱起眉:“黄濑,我大老远回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

“你是为了和我分手,至于花来回机票专门说这件事吗?”黄濑反而笑了:“当我受伤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我整夜拼命补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来,现在为了甩掉我,你回来了,我高高兴兴地接你,在机场等你几个小时一个人傻乎乎的开心,结果你见到我说分手?开什么玩笑!”

青峰抓住他的肩:“你冷静一点,同样的心情我也经历过,我向你抱怨过一句吗?我一个人在美国,话都讲不利索,每天练球衣服汗湿都能挤出一碗水,有阵子天天和人干架,打球打得脚抽筋都回不去家,受伤到打911,我对你发过脾气吗……”

黄濑掀开他的手:“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临近子夜,沉静的公园中只有幽幽蝉鸣。

他的话像有回音,震在空荡荡的胸腔中,来回不停。

话一出口,就知道错了,何况回音不绝更无从收起。

青峰点点头,笑得冷漠,“对,都是我的选择,我选错了。”

他转过头,往回走。

黄濑愣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回过神,跑过去拉他:“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一次不会再错。”青峰拉开他,“我们完了。”

他大步地往前走,黄濑只觉心口疼痛,全身无力,想追也追不上了。

青峰却停下脚步,侧脸说道:“黄濑,你这个人,不会真正爱任何人。”

**

进入大学之后,课程不多,黄濑仍然在兼职模特,他没有参加学校的任何社团组织,课余时间也很少呆在学校里,尽管如此,他还是和国中高中时一样成为学校里的知名人物。

篮球部的部长找到他,几次试图说服他加入篮球部。

黄濑拒绝他,“我现在还在康复,以后不一定能打篮球,你要一个不能打篮球的部员进篮球部干什么,帮你收集资料整理数据吗。”

“也不一定不能打啊。”理着板寸头的高大学长微笑:“凡事往好处想,你这么年轻怎么这么悲观,真看不出来。”

黄濑还是不愿意:“我很忙,没有时间。”

学长又找过他几次,最后一次说:“其实我国中时就认识你了,奇迹的世代。”

很久没人和他提过这个词了。

黄濑笑了:“学长过奖,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学长说:“那时候我国三,被你们帝光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当时我就想,这帮小鬼真是嚣张,以后一定会被更厉害的人教训。”又笑:“当时我也是个小鬼啦,现在想想,其实年轻时就应该嚣张一点啊。”

黄濑想了想,“我还真是完全想不起学长你啊。”

学长又说:“你和国中比变了蛮多。”

黄濑望着他:“哪里变了?”

“更帅了嘛,开玩笑的,”学长也望向他,“来打篮球吧,你一定很喜欢。”

黄濑想了想,点头,“好,我尽量找时间。”

黄濑凉太继续兼职模特,新的经纪公司很重视他,当时面试他的人很快成为他的经纪人,为他接了一些大牌杂志和平面广告,并且也在这一年,他拍了第一支电视广告,开始打算向真正的艺人转型。

同一年,青峰大辉结束青少年队的训练,正式成为NBA球队一员。

同一年,灰崎祥吾重伤他人的刑事案件得以最轻的处罚,免于牢狱之灾和巨额罚款,如他所愿没有影响到任何其他人,他走出拘留所的时候看见等待在路边的黑色林肯轿车,车里的男人对他微笑着招手。

他朝他走去,并且知道自己从此再也无法回头。

 

59

http://ww3.sinaimg.cn/mw690/6f5ecf6cgw1f57rdfupejj20c86htquo.jpg

 

 

60


医生给出的结果很官方措辞,康复了,可以打篮球,但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后果难以估计。但确切的是,NBA是不可能的。


技术本身有限,体力拼不上去,身体素质达不到要求,又有伤病困扰,怎么可能进入一流的篮球殿堂。


医生还在说,不影响正常生活,普通运动也完全没问题,小伙子,你不要太担心。


诊断结果的那张纸拿在手里,哭都没力气哭,像被判了死刑的绝望。


黄濑仍然不甘心,他不相信青峰对他说的他们完了,就算他不能去美国打篮球,去美国念书呢,他去到他身边就好,总能改变他的想法,和他在一起。


他接了很多杂志写真,内页也接,不分好坏地接平面,没日没夜地拍,经纪人有点不高兴:“你在透支人气懂吗?”


黄濑说:“我需要钱。”


“你要钱干什么,”经纪人相当不屑:“鼠目寸光,你需要的是前途,我很看好你。”


但黄濑的表现让他很不满意,这个小鬼眼中只有钱,不讲究格调也不注意形象维护,有些目光短浅。


黄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想离开日本,去到青峰身边。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脑子里直愣愣的只有这个。


他中途试过给青峰打电话,青峰没有接,电话响了很久,他一个人听着孤零零的铃声,越来越害怕。


没有勇气再打电话过去。


后来他看到青峰的很多消息,日籍NBA球星日本国内也给予了很多关注,他们用天才、闪电、光等词汇形容他,之后是,他的各种绯闻女友。


他存了一些钱,立刻飞到美国去找他,请假很难请,经纪人不批准,他和他吵,一定要走,甚至说,我不干了。


经纪人脸色非常难看,直接问他是不是疯了。


倒是一个公司的前辈,叫新田的,很体谅他,帮他和经纪人说批准假期,还和颜悦色地问他这么急去美国干什么。


“找我喜欢的人。”黄濑骄傲地告诉他,“如果他要我留下,我就不回来了。”


那时候他是真的背水一战,一心想要去到他身边。


十几个钟头的飞机上他坐立难安,担惊受怕又满怀希望。


他到了他们住过的公寓,青峰并不在那里住了,他试着用很蹩脚的英语找他,日式英语很难和美国人交流,黄濑断断续续地明白了,青峰的新球队为他找了大房子,但地址在哪,他问不到。


黄濑在举目无亲的纽约街头迷失了方向,他找不到路,找不到目标,找不到青峰,到处都是一样的高楼,不一样的人,听不懂的话语,他什么都找不到,什么都丢了。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惨,这么狼狈,仿佛回到高一IH被桐皇淘汰的那一天,但至少那天他可以选择不再憧憬他,现在却连憧憬都找不到他了。


最后黄濑仍然找到了青峰的新地址,费了很多时间,很多周折,他站在青峰的新家门口等他回来,心里想着要对他说的话,道歉或者挽留,或者什么都不说直接抱住他就好,他很喜欢自己,只要这一点在什么都好说。


他等到的是青峰和他的女朋友。


那女孩一头金发在纽约的干冷空气中飘扬,蓝色的眼睛看着黄濑,一脸好奇又天真的表情。


青峰看黄濑,口气冷淡地像纽约的天气:“你怎么在这里。”


黄濑说不出话,他看见青峰放在女孩腰上的手,并没有因为看见他而放开。
并且,那枚取不下来的戒指也已经不在了。


他下意识地握住左手,将自己的纹身刺青隐藏在拇指之后。


他想保护好这枚印在身体上的指环,守护好他们的约定,但可惜他大概无法做到。


青峰又问:“黄濑,你来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去接你,你人生地不熟……”


告诉你什么呢,看你和你女朋友秀恩爱吗……青峰又和他说了些什么,他没注意听,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他只是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自己存好久的钱,吃很多的苦,不惜和公司闹翻,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就为了看这些吗。


他从十三岁时就开始憧憬他,喜欢他,得到的就是这些吗。


他突然地说:“很好啊,你一个人在美国多饥渴,需要女人也很正常,我怎么够得着呢。”


青峰皱着眉说:“你胡说什么,你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吗。”


黄濑笑了:“对啊你说分手,但是我同意了吗?”


青峰的样子有点生气:“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黄濑眼前模糊,他才不在意他说了什么,他看到他有女朋友了,这还不够吗。


青峰说:“你别哭了好吗!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你开始隐瞒我欺骗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我他妈一看你就想起你曾经骗过我,就想你说的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是假,这种感觉很不爽,你和他纠缠不清的时候要是考虑我的感受……”


黄濑打断他的话:“对,我就是和他纠缠不清,你管不着。”他说着,头也不回地要走。


青峰拦住他,“你什么意思。”


“我们分手了,这和你没关系!”


“黄濑你别任性,你到美国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是找我有话说吗,”青峰抓住他的手:“你说,我听。”


黄濑挣开了,不看他的眼睛,扭头说:“你回日本是为了和我说分手,我到美国就是为了和你说再见。”


青峰愣愣地看着他,他的女朋友——那个金发女孩,听不懂日文,用英文说道:“Daiki,what's happening?Who is he?”


“Just friend."青峰回答道,又说,“黄濑,你说的真心话吗?”


黄濑不想解释,他从国中二年级开始从十三岁开始所有的爱情、青春、热情都给了青峰和青峰的篮球,他什么都没剩下,剩下的只有他自己。


他觉得太疲惫了,十几个月的辛苦工作、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旅行、一天一夜的茫然奔走,全都涌上身体和头脑。


他木然垂下头,轻声地说:“我再也不会憧憬你了,再见。”


有红色的枫叶从树梢飘落,大洋彼岸的冷枫终究和温暖岛国的樱雨不同。


青峰在他的身后说:“再也不见了,黄濑。”


黄濑没有回头,他径直走开。


他再也不会回头。

 

**


回到日本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上课,也没有去公司,对家里说在学校,对学校说去兼职,对公司,对公司早就说过不干了也不想给交代了。


经纪人后来在酒吧里找到他的时候,他接近一米九的身高体重刚过六十公斤,瘦得过头,浑身酒气,眼睛里都是迷迷蒙蒙的雾色。


“你疯了吧?”他使劲拍他的脸,“黄濑君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自己!”


黄濑没有说话,经纪人满是痛心的表情,像看着一颗枯萎的摇钱树:“为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你这么帅形象这么好肯定能红啊!你一定能站到很高的位置,让全世界都看到,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全世界都看到的位置,黄濑听见他的话,他想或许青峰也能看见。


他没有他,一样可以很好,他绝对会有一天不再憧憬他。


他振作起来,重新去接写真拍广告,注意保养和健康恢复,他的人气很快提升,经纪公司决定重点培养他。


有一天收工回家,天在下雨,他打着伞走在路上,突然有一群人跑过,黄濑看见他们身上有血,之后又有一群人追赶过来,手里挥着长长的刀和棍子,明目张胆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走动。


其中领头的男人个子非常高,黑发束在脑后,面孔凶狠而冷酷。


雨落在他身上,他眉眼里都是潮湿的粗暴。


黄濑的手在发抖,也是在同样的雨天,他被他狠狠地穿刺,剥夺了所有的尊严。


他不自觉地转过头,用伞挡住自己。


灰崎没有看到他。


黄濑听见身边人说:“是黑道火拼,太可怕了。”


他现在是黑道吗……黄濑低下头,心想他如果被谁不长眼的刀棍狠狠教训,就太好了。


后来他客串了电影,拍过MV,上过综艺,发展势头越来越好,有一次在Cosmo摄影棚拍片子,拍完后新田来找他,拿了些照片给他,“黄濑君,你的身材很好哦,有没有想过拍GV?”


照片上的自己很陌生,表情放荡,身体裸露,黄濑想不起自己何时被人拍下过这些,甚至对方那个男人的印象都很模糊。他回忆了很久,似乎是之前被青峰甩了之后那段醉生梦死放纵肉欲的时间里被偷拍的。


黄濑并不退让:“新田君何必对我如此关注。”


“我也是以前无意中碰到黄濑君拍下来的啦,可惜黄濑君那天喝得太多好像不记得我了。”新田说:“我关注你的确很久,同一间公司里和自己同一路线的后辈,又这么年轻帅气前途无量,当然要多加关注,否则被下克上我就没什么指望了。”


黄濑看他:“新田君,你是前辈,我一直很尊敬你,但我也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


他说着要走,新田伸手拦住他,“黄濑君,我不喜欢被人超过的感觉,能否请你自动退出呢?”


黄濑知道他有黑道背景,经纪人曾经提醒过他要提防,但他从来不是容易退让的人,他推开他,态度傲慢地说:“别挡我的路。”


他一口回绝了新田的无礼要求,直接离开了Cosmo大楼。


在楼门口他看到远处有一个熟悉的人影。


如果都是黑道的话,能否对付对方呢?黄濑想,无论是除掉新田还是除掉他,都是很令人愉快的结果呢。


于是他走出大楼,故意停留在对方的视线所在处。


果然灰崎看到他了,对他招手着向他跑来。


他还是那么天真啊,黄濑想着,做出诧异的表情,心里想他还喜欢我吗。


如果他还喜欢我,应该会很好利用吧,黄濑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站在交通灯旁对他傻笑,叫着他的名字:


凉太。


像国中时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黄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灰崎时的情景,当时他在走廊上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包围着,感到有人在看他。


他直觉一向很敏锐,有人喜欢他他有感觉,别人在看他他当然能感觉到。


于是他抬起头朝那道视线望过去,但那个灰色头发的少年立刻偏过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当时的黄濑凉太还未开始打篮球,也还没有遇到青峰。他心里暗笑,装什么呢,明明偷看我很久,长得蛮帅嘛。

 

 


FIN

 

 


 

评论(47)
热度(295)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