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43

43


太阳升起了,夏日的清晨本该是明媚温暖的,但我只觉得寒冷。

我看着他:“什么意思。”

“就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他站在车外的草丛中,隔空对我吐出口中白色的烟雾,“你以为,我学心理学是为什么,你以为,我从五个单词的英文都不认识到能去英国留学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我接近你是为了什么。”

我咬牙,“为了他?”

“为了你。”他笑了:“另一个你,对我来说,才是真实的你,现在的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的内心反而安静下来。虽然他否定了我和他的一切,否定了虚伪的感情,否定了昨晚的激烈。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你还是不明白,他只是我的一个人格……”

“说到人的精神领域我比你专业得多,”他毫不客气地说:“我明白他并非独立人格,他依附于你,而在那场与城凛高校的决赛中,因为我自以为是的失言,你出现了,剥夺了他的存在机会,”他停了一下,说:“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我应该是恨他才对吧,他欺骗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爱情,我的从来没有被人侵犯过的身体,可是我竟然没有愤怒,我仍然尽量平息自己的情绪,试图对他解释:“不是我出现了,我一直都存在,只是那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占据了我的身体主导,实际上那场比赛我不出来的话,他才可能……”

黛没有让我继续说下去,他冷冷地笑了:“对啊,会这样心平气和对我解释的,才是赤司征十郎,不是我的小少爷,他眼睛里的金色,是比阳光更灿烂的颜色,自他在你的眼睛里消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美的颜色了。”

他的充满诗意的话语,只是为了讽刺我?

黛站在青青草绿之间,银白的发丝反射出阳光的灿金,浅色的眼眸里有着截然不同的冷淡神色,像变了一个人。

其实他没有变,他只是在我面前带上了温柔的假象,迷惑我,引诱我,在我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之后,抽身而退。

他望着我:“还记得我和他的过去吧,他是光,我是影,他是灿烂的,而我是暗淡的,人们都认为只有光才能发出热量,但我不这么认为,每个人都有光彩,就算我是影子,”他抬起头,指着太阳:“人类所及范围内最明亮的光——太阳,生物依赖它而存在,非常强大吧,可是你知道日食吗?月亮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之间,太阳的光照在月亮上,那浓重的影投射在地球上,遮天蔽日,再无白昼,这是影子的力量,那时候光的力量再强也无济于事。”

我感到口中满是苦涩,我要用力才能使自己发出声音:“所以,你就要报复我?你觉得是我害他消失不见?”

“我不报复你,我只要他回来。”他重复着,“我要他,回到我身边。”

我摇了摇头,努力看向他:“一切都是圈套吧?从你偶遇我开始,我知道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我早就猜到了,你故意出现在我的心理治疗师那里,故意制造东京偶遇的假象,我猜到了,但我以为你是因为喜欢我。”

他摊手:“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我理清着思路,其实我早有预感,我不会那么容易失控,不会那么容易不冷静,不会遇见那么多巧合,只是我选择一厢情愿地相信他。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和三井小姐在哪里相亲,你和我的亲属之间有关联吧?他通风报信给你,不希望我顺利相亲和三井家族建立姻亲巩固地位,这个亲属是谁?”我没有等他回答,继续说道:“我叔叔来我家和我父亲去参加酒会,你就来了,赤司家族的庄园没有那么容易进,如果你从正门直接进来我的管家一定会知道,你是跟我叔叔的车子一起来的,那个和你勾结的人就是我的叔叔对吗,他不止故意地让你破坏我的相亲,他还让他的儿子,在伦敦帮我处理公司事务的由一趁我不在的时候在伦敦公司搞小动作,伪造报表,模糊董事会的意见,离间我和父亲,我说的没错吧。”

“你很聪明啊,赤司征十郎,”他连名带姓地叫我:“基本上,这就是事实的全貌,不过实际上,是我看出你的伦敦表哥对你有异心——他表现在脸上,我能观察出来,还记得我去你伦敦家中送你体检报告的那次吗,就是那次见面让我和他决定成交一笔交易,他要你的公司,我要我的小征。”

“你以为,我父亲会轻易把公司交给一个外人?!”我嘲笑他对家族财阀的无知:“由一就算再出众,再得我父亲欢心,也不过是我叔叔的儿子。”

“对啊,但赤司家族能交给一个丑闻缠身的人吗?”黛丢掉了手里燃尽的香烟:“因为你的离家出走,还有你管理的混乱,你父亲正忙得焦头烂额呢,刚才我打电话的确是给你的熟人,就是你叔叔了,昨晚的视频想必他已经给你父亲看过了,你觉得他的反应会怎样?”

我看到针孔摄像头的那一刻就该想到,他从高中起就很擅长电子产品硬件,要改装摄像头传出视频,对他而言一点也不难。

那摄像头正面对我,记录了我的放荡丑态,根本就没有拍到他,更何况他始终穿得体体面面。

赤司财阀的确不需要同性恋丑闻的继承人,性爱视频传播出去将使我和我的父亲蒙羞。

“你父亲会被你气死吧,和一个男人私奔,鬼混,你不是不想让他失望吗?”黛微笑着,“他是你最重要的人吧,你这一次真的会让他失望透顶了。”他又补充道:“看来,你会彻底地失去他了。”

我感到血液冰冷,心脏剧烈地疼痛着,像有锋利的刀刃在搅动。

黛又说道:“还有呢,你这么聪明,应该还能想到一些别的细节吧?”

我的头很痛,我按住太阳穴,艰难地开口:“我不会……那么冲动,你是不是……对我用什么了……”

“只是催眠,激发出你的本来个性,何必委屈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呢?”他笑着说:“不想听你爸的话,就不要听了,不想去酒会,就不要去了, 想顶嘴,就顶嘴吧,想说不,就去对他说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了,他用爱情让我神智放松,对我用催眠,他曾经用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命令我看他的手指,他曾经将水晶棋子的吊坠在我眼前晃成一片模糊的光圈……他对我的催眠不止一次。

“还记得那颗喉糖吗,里面有迷幻药物,不是普通的糖果,”他拿出那个喉糖的盒子:“药物在血液中的浓度将在服用后的八小时后达到峰值,我怕你睡过去了,还特地发邮件给你,叫你起床,谁知道你已经起来了,还真是有规律自制的赤司家大少爷。”

就在那天,我克制不住冲动,和父亲争吵,离开家,和他走……

“还有昨天我给你吃的饭团,你想和我做爱一点也不奇怪,”他随手甩开喉糖的盒子,继续说道:“事实上昨天晚上随便哪个男人都可以,因为我在饭团里面放了强力的催情药物,你怎么受得了呢,第一次的纯情少爷,对了,你在我家床上睡过,那里也喷了加强催眠作用的香味,为了加强效果,怎样,你果然一次次地激怒了你的父亲,最后闹僵,跟我走,闹出同性艳照视频,让你的父亲彻底死心,而你在英国的事业被我的同伴扰乱,”他停顿了一下,笑着说:“多精彩的剧情,对写剧本的我,你还满意吗?”

我早该想到……可是,我一再地选择相信他,这就是他给我的答案。

我的头非常疼痛,像在悬崖边将要跌落般地摇摇欲坠。

“你的人生到此,非常失败,简直惨败又荒唐,你的父亲不会要你了,你的家族也不需要你了,没有人在意你,没有人喜欢你,你不是害怕失败吗,还有比你现在更失败的吗?”他放肆地笑起来,风把他的笑声吹散。

有没有人能帮帮我,把他的嘴巴捂上,让他不要再说了……

没有人,这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所以他的话语无可阻止地传到我的耳膜中。

“我昨天和你说,Narcissus的故事,他的悲剧在于他爱上了一个倒影,而我比他还要悲惨,我爱上的也是同样遥不可及的人,那是你的倒影,”他走进我,对我伸出手:“我努力了很久,创造了这样的故事,你崩溃的时候就该他出现了,现在,该是你退场了。”

他的手不断地靠近着,而我的视线模糊不堪,我看不清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他的话语,明明白白地,准确无疑地让我听到。

他朝我走过来。

“把小征还给我。”

他重复着,那声音遥远而飘忽。

他在我耳边说。

“回来,小征。”


但是,从来没有什么言语像这样撕裂我的心,他处心积虑地将我推入绝望的境地,只是想要另一个我,我被他彻底遗弃了,这比任何失败都更让人疯狂。


他是我重要的人。


我希望重要的人都能够快乐。


世界猛然黑暗下去,之后是完全的静寂。


再见,千寻。




评论(53)
热度(120)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