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41


41

说实话我脑子真的很迷糊,意识也不清醒,被第一次的爱情冲昏头脑的人可能就是我现在的状态,我心里想的是,我怎么能被他像女人一样对待着进入呢,但身体很不听话地顺从着他的动作。

他退出手指,从一旁拿过银色的小袋咬在嘴里,将我抱起来一点。

我不想离开他的身体,问他:“你要做什么?”

“爱。”他说着,用牙撕开安全套的外袋,再拉开他的裤子拉链。

他都没有脱衣服,衣冠楚楚,拉开的拉链处露出形状狰狞的[],和他冷淡的脸很不匹配的尺寸。


但此刻我脑子里想的居然是,看不到我春梦中他的巧克力形状的腹肌了。
我不太理解:“为什么要用套,我又不会怀孕。”

“射里面会很麻烦。”他解释道:“使用安全套才是安全的性爱,除了避孕,还有阻隔疾病等作用……”


我打断他的医学科普,糊里糊涂地问:“你的腹肌那么好看,为什么不脱衣服呢。”

他不解地说:“啊?什么腹肌?”

“就是你好看的腹肌啊,我见过,很喜欢。”我说着去搂他的腰,他的腰很窄,和我梦见的一样。

他把安全套套上,边说:“胡说什么,我又没有当你面脱过衣服。”

“在梦里啊。”我靠在他的肩膀上,软着声音说道。

他愣了一下,低头看我:“你梦见我了?”

“嗯。”

“梦见了什么?”

我没羞没臊地说:“就是现在的事。”

他没说什么,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肩窝里,手扶着我的腰。

他的坚硬[]抵在我的[]位置上,用力将我的腰按下去。


他在我耳边说:“就是这样吗?”

尽管他给我涂过润滑药膏,但还是,非常非常的疼痛。

我觉得整个身体都要被他[]了,他的[]像锥子一样刺入我的体内,坚决强硬。


但是被填满的感觉非常充实,连疼痛都可以忍耐了。

他问我:“疼吗?”

他的声音和平时不同,带着气音,和克制的[]。


我喜欢他的声音,包括他声带底端的压制不住的满溢出来的色气。

我点头。

我以为他会等我适应,但他已经抱着我的[][]起来。

很痛,每一次[]都像有刀在撕扯[]的[],我忍不住叫出声:“不……千寻……不要……”


他不理我,继续[],手扣在我的腰上不准我挣扎,沉默的样子像变了一个人。

我很痛,又逃不开,他赋予的[]像是酷刑,我哭了起来。

但很奇怪,在疼痛渐渐麻木的同时,又有异样的感觉在身体内升起,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失控的[],刺激的[],[]的肌肤相亲,区别与日常的新鲜,我喜欢的人。

头脑里一片空白,他[]着我的[],我口中似乎发出了连续不断的奇怪声音,车里很小,那声音很大,好像很[],但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有[][]摩擦的[]不断升温,我很热,满身都是汗,其实还是很痛,但是很兴奋,那疼痛让我更加兴奋,我对他说:“用力一些……”


他加快了[]的速度,更深入了我的[]。


[]里的肉收缩着,他突然发出了[]的[],我感到滚烫的液体扑在我的[]深处,这让我简直兴奋地要疯掉,脑子快要爆炸了。


有那么一瞬我意识全无了。

当我慢慢回复清醒的时候,他正抱着我的[]离开他。

我勾住他的脖子:“不要……”

我自己的声音把我自己吓了一跳,太软了吧……于是我立刻不说话了。

黛抬起头看我:“你叫的太[]了,还算是个名门子弟吗。”

我愤恨地瞪了他一眼。

他就笑了,拍拍我的背说:“我就喜欢床上放得开的人。”他把头在我胸口蹭:“一想到小征这个样子只有我一个人见过,就好想再来一次。”

他头发毛绒绒的,蹭得我很痒,他又抬起头说:“很辛苦吗,我刚才把你弄痛了吗?”

我不想示弱,但是又想撒娇,毕竟除了他,从小到大都根本没有能让我撒娇的人。

我说:“才不痛。”

说好的撒娇呢……我还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毫无情调……

黛揉了揉我的头发,把我抱到一边,他退出我的身体,随手将安全套剥下来。

我不想离开他,但也不想用言语挽留他。

他将用过的安全套丢弃在废物箱里,从一旁拿抽纸擦拭衬衫上的白色液体——我刚才射到他衣服上了,我想起来了。

“小征还真是积蓄了很多。”他嘴里小声嘀咕着,擦几下就擦干净了,他没有脱衣服,但他也出了很多汗,藏青色的衬衫凝结了他的汗水,变成近乎黑的颜色,湿湿地黏在他身上,勾勒出身体线条的样子。

我很想掀开他的衣服,看他到底有没有巧克力腹肌,从刚才他的速度来开,他应该体力很好常常锻炼的。

“为什么不脱衣服呢?”我问。

他拉开车门:“为了方便。”就跳下车。

他很快就关上门,但冷风还是鼓进了车内,我没穿衣服,夜风吹得原本滚烫的身体立刻冰冷下来,满车厢的情色气息也被吹散,我打了个寒战,头脑渐渐清醒过来。

不可能吧,我居然真的和他做了,居然还是下面那个,虽然就位置而言,他抱着我在他腿上坐着,看起来是上面那个。

这太不像我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不像我了。

我离家出走了,丢下了家族和父亲,和一个高中时暧昧过一年——关键暧昧对象还不是我本人——的前辈私奔,什么都没带包括我的手机、银行卡,我已经二十岁了,怎么能做这么冲动的事……我和一个男人做爱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黛正从后备箱里拿帐篷搬到外面去搭。

我转头看他:“要帮忙吗?”

他抬头笑了一下:“你可以吗?”

“怎么不……”我抬起身体试图坐起来,就立刻闭嘴了。

好痛,不仅[]的部位难以启齿地痛,连腰腹部都在痛,动一下都痛得要命,下车走路都很困难更不要说帮他去搭帐篷了……

所以说,我到底是发了什么昏肯去当下面那个啊!

黛弯着腰将帐篷的支架撑好,野外没有路灯,夜空无月,寒星点点,他借着车内的灯光忙碌着,银白的头发被风吹动,反而特别明亮。

他并不是存在感稀薄啊,我趴在后座上看着他的身影,我的眼里明明只能看到他了。

我很能理解为什么另一个赤司也喜欢他,虽然他不够英俊,不够聪敏,家世也够不到赤司财阀的要求,绝对不是个能够当赤司家族下一任家主妻子的人选,他连女人都不是。

想到赤司家族我又想到父亲,诚然我和他最近一直有矛盾和摩擦,但他是我最亲近的亲人,血缘最近的人,现在发现我离家出走的话会不会很生气,而且我还没带手机,无法联系到。

我有些情绪低落了。

 

 


评论(15)
热度(74)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