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39

39
我等到黛的电话才走出房间。


父亲的确没有再关我,我畅通无阻地走出房间,走下楼梯,走出客厅。

佣人们对我点头示意,女管家看向我:“少爷,下午茶的茶点准备好了,现在需要吗。”

“不用了,我去花园走走。”我看着她,对她微笑。

我不喜欢她,但是我马上要去开始新的人生,不会再和她计较。

我走到花园里,花朵开得旺盛,夏天的空气里都浮动着生命力的张扬,我深吸口气,再见了,东京的房子。

花园侧门是小山坡,我家的马场,我不想走正门,马场后面是后门,刚才电话里约了和黛见面的地方。

我一路走过去,脚步轻快,诚然父亲的话对我伤害很重,但马上我就要逃离这里了。

马场的后门没有人,我直接走出门,那里停着一辆丰田越野车,黛靠在车头边,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衬衫,纽扣扣得很平整,穿了一条深灰色窄腿裤,配FIFA慢跑鞋,正低着头,像在想事情。

我跑过去:“千寻!”

他的样子像是有点震惊,抬起头,看到我。

他停了一瞬,才笑起来:“小征。”

我拉起他的手:“我们走!”

他被我拉着走:“大小姐,私奔真的什么都不带吗?”

“我不是大小姐,”我现在心情很好,顾不上和他生气,“要带什么,不想从家里带走任何东西。”还觉得力度不够,又补充:“那里没什么值得我留恋了。”

他说:“你是说走就走,我可是有很多事要处理,弄到现在才来接你,真抱歉。”

他到车上坐好,又靠过来给我系安全带。这时我才看到他手里夹着一根细长的烟,比平时普通的烟要更加纤细,像女士烟。

他解释:“薄荷味的,只是装个样子,可以提神,不含尼古丁,我不抽烟。”

他身上的味道的确很好闻,清淡的薄荷叶香气,他靠得很近,手抱着我的身体,给我将安全带的扣子扣好。

然后他抬起头,很近很近地看我:“你真的想好了?”

我点头,闭上眼睛。

他的嘴唇落在我的唇上,我勾住他的脖子,他吻了我很久。

他嘴里的味道也是很清香的薄荷,微微地凉,我喜欢他的味道,我喜欢他。
这一点确切无疑。

他放开我,发动起车:“想去哪里,MY Emperor。”

我纠正:“我是King。”

他又笑了一下,边开车边说:“Yes ,your grace。”

车子沿着道路开,我家的马场越来越远,我远远看见我家院子的高大墙壁,它越来越小。

它关了我很久,剥夺了我的乐趣,和我的父亲一起,被我甩在后面。

“去京都吧。”我说。

黛嗯了一声:“好。”

“我喜欢京都。”

“我也是。”他说:“日本的美景都不在都市里,我们从乡下小路走,领略路途的风景如何?你也很少这样出行吧。”

反正我也想散心,就点头。

他随手打开车载音响,舒缓的音乐声蔓延出来,他车开得很稳,渐渐的,道路两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我看见高大的树木投下浓绿的树荫,树枝摇曳,伴随着音乐在眼前晃成一片迷离的绿。

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了,我揉着眼睛,看见窗外漆黑的夜。

这是哪里?

我马上想起来了,我和黛千寻私奔了。

私奔,不顾一切地离开,为了爱情,多么浪漫的,充满诱惑的词语。

我又闻到薄荷的香气,转过头看他,他靠在驾驶座上,手里有烟,却不抽,他转过头看我,浅色的眼睛笼罩在刘海和睫毛的阴影里。

四周是空旷的原野,我不知道拥挤的日本国还有如此宽敞的地方,风从四面八方来,草翻动的声音悦耳地如同轻快乐章。

“你后悔了吗?”黛的嗓音很柔和,问我。

我摇头。

“我怕你会后悔,跟着我。”他伸过手,将我拉到他的怀里,“是一时兴起吗?”

“如果说是呢?”我抬起眼睛看他。

他望着我的眼睛:“乐意奉陪。”

“其实不是,想了很久,我做事不冲动的,”我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他说:“我喜欢京都,我们去京都定居,我会的东西很多,要找工作一点都不难,最不济,当多国语言翻译都可以,我喜欢京都的很多东西,二月去天满宫看梅花,四月看艺伎的都舞,五月去京都御所看风俗……”

他打断我的话:“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他说的很冷静,不像我这样充满高涨的情绪。

不过他本来就是很冷淡的人啦,我不会和他介意这种小事。

他仰头靠在靠椅上,灰白的头发散落在他的额头上,他说:“我真的想过,和你一起手牵手,去清水阁看樱花,看夏日祭的烟火,看秋日的夕阳,在冬天的初雪里打着一把伞,”他转头看我:“马上就可以实现了。”

我对他微笑。

他看了我一会,问:“你饿了吗?”

“嗯。”我说:“我还没吃下午茶就走了呢。”

“你等等。”他下了车,在后备箱翻找。

我也跟着他下车,草很深,湮没到我的小腿,风很大,吹得我头发很乱,我只穿了短袖衬衫和薄裤,此时有点冷了。

丰田越野的后备箱很大,我看他埋头翻东西,满心温暖。

他找了一会,递便当盒给我:“我之前在家做的饭团,味道不错哦。”

我接过来,好吧,盒子上的红发少女还真是醒目。

“林檎碳的周边,抽的眼镜厂G赏。”他笑着说:“你懂我。”

我摇摇头:“真长情啊,从高中到现在,多少年了。”

他愤愤地说:“作者填坑太慢。”

我打开盖子,平心而论,他做的饭团很标准,雪白的饭粒混合这黑色的芝麻粒,盖在深色的海苔片中,很香,饭团旁边是金黄色的天妇罗炸虾和小颗的梅干,色彩也很漂亮。

“里面有鱼片和肉松,时间很赶只能做成这样,毕竟我还要交代学业和工作的事情。”他有点抱歉地说:“今晚就凑合一下吧,明天,明天我一定带你去吃你喜欢的东西。”

“不会啊,看上去很好吃。”我抬头看他。

他扶着我的肩,和我一起到车的后排上座位坐下,“你喜欢吃什么?”

“以前很喜欢汤豆腐,你会做吗?”

“为什么是以前?”

“因为现在是这个。”我把便当盒扬了扬。

他愣了一下,叹了口气。

然后他说:“对不起。”

“嗯?”

“对不起,”他重复道:“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评论(16)
热度(78)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