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37

37
“你好歹也是个留学生受过高等教育,为什么要像盗贼一样翻窗?”

我打开窗户,他敏捷地跳进来,说:“你的门锁了,我没有钥匙。”

“那也不能走窗户吧,我家楼这么高,万一摔下去,或者被当成小偷……”

黛打断我的话,他转过头看我:“你担心我?”

我真是怕了他这么直接的问话,他不是日本人吗,为什么一点都不含蓄。

他又说:“偶尔也要试试非日常的方式嘛,我以前可是很喜欢KID的。”

我吐槽他:“你要不要中二期这么长。”

“不觉得很酷吗?”他笑,“从天而降的骑士什么的,我还差一件会闪光的斗篷。”

他笑起来很年轻,并不是说他老,而是他说中二发言的时候的确很像个中二的少年。

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要和我一起拯救世界吗,少年。”

“我已经不是少年啦!”我把他的手打开。

他又把手放过来:“要和我一起私奔吗,少爷。”

“胡说什么。”

“你的门从外面锁了,你家人在关你禁闭?”他摇头:“你都多大年纪了啊,况且现在什么年代了,日本又不是传统父系强权社会。”

我不想承认自己的窘境,不过他既然都看到了,也只好点头。

他问:“为什么,因为相亲跑了?”

我想了想,“不全是。”

“那是为什么?”

“说起来是很小的事,我父亲要我参加酒会而我不想去,”我说:“但实际上,本质是因为我反抗了他的话。”

“为什么不能反抗,谁对就听谁的。”他耸一下肩膀,“你也这么大了,该有自己的想法。”

我看着他:“你怎么不劝我听话?”

“为什么要听话,”他眯着眼睛说:“我就喜欢不听话的叛逆大小姐。”

“我可不是什么大小姐,”我靠近他,贴着他的耳朵说:“我和你一样,是带把儿的……”

他搂住我的腰,笑着说:“在勾引我吗?”

我仰头看他,“那你半夜来我房间,莫非是来和我讨论人生?”

“我想你嘛。”他说:“仅仅靠电话、短信怎么可以,再说现在我知道你被关禁闭了,更加不能坐视不理,”他停了一下,说:“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我当然笑了,“我和你走什么?我又不是真的被老父亲关在家里待嫁的大小姐,你当你是引诱大小姐的坏小子吗,戏剧看多了你。”

“你浪漫一点好不好。”他扶额。

“你很浪漫吗?”

“我可是号称最浪漫的双鱼座男子。”

“会迷信星座的男人果然很天真呢。”

“小征是什么星座呢?”他问我:“你是十二月的吧?”

“嗯,我出生的时候在下雪。”

“所以是白雪公主?”他说:“以前看过一个漫画叫赤发的白雪姬……”

我叫道:“住口!”

他看了我一会,口气很温和地说:“不要生气。”

我真是拿他没办法,推开他,“哼。”

窗户还没有关,夜风吹的窗帘飘起,我回头去关窗,黛从背后抱我,他的头靠近,额发垂在我的脸颊侧,他的声音很低,说:“太喜欢小征了,一看到你,脑子就糊涂了,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我摸摸他的头:“你嘴巴太甜了。”

“都是和书上学的,”他说:“我的座右铭是晴耕雨读。”

他头发颜色很浅,很浅的银白,发梢处微微发蓝,摸上去手感也很好,软绵绵的。

他很乖地任由我摸他的头发,也不说话,我一会问:“你不会是打算在我房间里过夜吧?”

“你要赶我走?”

“对。”

“太狠心了,小征。”他用力地抱住我的腰,用类似撒娇的口气说:“我不会走的,太高了,我不敢从窗口跳下去。”

“敢爬上来难道不敢下去?”我拉开他的手,转身看向他:“就算你真的过夜了,明天怎么出去,我家佣人很多,父亲万一看到就……”

他笑:“看到我就问他好嘛,看看他满意我吗,我也是高材生哦。”

我想打他,他又说:“好好好,不开玩笑,我一会就走,现在让我看看你。”

夜空的云散去了,月的光华映在他表情温柔的脸上,但他没有看我,因为他闭上了眼睛。

然后吻我。

我忘记要闭上眼睛了。

就恋爱而言,我是新手,也没有和人交往的经历,但我是个成年男人,很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

黛很快放开我,又睁开眼睛:“你一点都不专心。”

“抱歉。”我说。

其实我很专心,我是真的忘记闭眼睛。

苍白的月色照在他的眼中,他的表情有点悲伤。

“从前的你不会这样说。”他又说:“那些过去的事不想了,我们聊点别的吧,我并不是找你SEX的。”

他拉着我走到沙发边坐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小盒喉糖,“吃吗?”

我摇头:“我睡觉之前不吃甜食。”

黛丢了一小块喉糖放进嘴里,“其实我是担心你睡不好,你不用怕我不走被你家人发现,你睡着了我就走。”

他的话让我有点心暖,再想起父亲对我的责备,更加对比分明。

他凑过来,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将我拉近他。

和他相处久了知道他想干什么,我就允许了他的亲吻,并且打算在他要求进一步之前阻止。

但他只吻了我一下,把他嘴里的喉糖用舌头塞到我嘴里,就松开了。

我只好含着他给我的糖,其实不想吃,但是他给的,就舍不得吐掉了。

“甜吗?”他问。

清凉的味道在嘴里蔓延,说不上甜吧,但要是有情调的人,应该会说,甜?我思考着这个问题,又觉得不应该这样纵容他。

他摸摸我的头:“需要想这么久?”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我瞪他,不过他要摸头就让他摸吧,亲都亲过了。

“甜不甜?”他还在问。

“你好烦。”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他就笑:“小征,你不用说什么话之前都想那么多,太累了。”他望着我,“你只要告诉我,觉得甜吗?”

他的浅色瞳孔里映出我的脸,我心里想,这是不是就是书中描写过的,我的眼中只有你?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下,太幼稚了,我鄙视自己。

他叹了口气,“算了,我来是为了帮你睡觉的,来吧。”

他拉着我走到床边,躺下,我这个时候是很听医生的话的,乖乖地躺在他身边,他又爬起来,把胳膊放在我的头下面。

我含着糖命令他:“不要这样。”太暧昧了。

“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作为医生的角色,”黛的声音有点冷:“我希望你感觉到人的体温,和怀抱,你需要的是温暖。”

看来是我想多了,我默许了他的做法。

“你难以入眠和你的思虑太多有关,现在放下那些负担,”他抱着我,贴着我的耳朵,“身体放松,什么都不要想……”

他的声音很温和,的确很适合让人打开心扉的心理医生职业,我闭着眼睛,感到他的呼吸太过贴近,他的温柔像水一样包围着我的身体。

他并不是存在感稀薄,他像是春天的空气或是适宜的温水,让人感觉他就应该在这里。

我隔了一会说:“嗯,很甜。”

他半天才握住我的手指,抱怨说:“反射弧太长了,我都切换到医生MODE了。”一会又说:“我也是。”

评论(11)
热度(83)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