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35

35
还是失控了,我想着,手已经攀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他扑到我的身上,将我抵在墙壁上,他的舌头火热地在我的口腔中搅动,我脑子很乱,明明想的是,不可以,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靠近他,任由他的放肆。

他的腿挤到我的双腿中间,用膝盖摩擦着我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被人碰过的敏感下体。

我有些害怕,并不是怕他,而是怕我自己会失控。

他的动作不温柔,我有点痛,他搂住我的腰将我拉向他,我的后颈很大幅度地往后仰去,我快要倒下去时他又扶住我的背。

我喘不过气,对他说:“让我呼吸……”

他停了一下,说:“用鼻子啊。”

我推开他一点,大口用嘴吸气,他用堵住我的嘴巴,含糊地说:“太可爱了。”

我讨厌别人说我可爱,身高娃娃脸都是忌讳,如果可以,谁不愿意长高一些,更MAN一些,更有男子气概一些。

这时有人敲我的房门:“少爷,我可以进来吗?”

我要推开黛,但他不允许,他放开我的嘴唇,手仍然抱着我的身体,低声对我说:“不要让别人打扰我们。”

女管家在外面说:“少爷,我是来送茶的。”

我用命令的口吻对黛说:“听话。”

他看了我一会,松开手。

我的女管家也很听话地一直等在门外,没有贸然进来。

看来上位者制定规则是必须的,不管是对下属还是恋人,我说:“可以进来了。”

女管家端着茶和茶点:“不知道客人喜欢什么,我准备了焦糖饼干和和果子。”

黛站在我的书桌边,手里捧着我的原版英文书,抬起头说:“谢谢你了。”他很温柔,也很平静,并不像刚才激烈索吻时的样子。

女管家要走,我又叫住她:“等一下,我之前说我在会客,为什么你还要放他进来。”

黛开口说:“不要怪她,是我说找你商量期货市场的下半年前景,毕竟涉及资金很大,我也不能擅自做主。”

这人撒谎都不眨眼睛的,难怪是学心理学的。

我说:“涉及资金再多也比不上赤司家的规矩重要,”我看向女管家:“下次我说不见谁,无论任何理由,都不见。”

她点头,走出门。

黛走到茶点旁边捏起一块焦糖饼干:“小少爷,你还是真是调教系的。”

“规矩定下了就要遵守,不然她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以后还怎么管人。”

他说:“你对我也在用这套呢。”

他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很少有语气波动很大的时候,我听不出他是讽刺还是陈述。

“不过刚才我这么听话,你要怎么奖励我?”他边吃饼干,边问。

“去骑马?我家有个小马场,去玩玩还是可以的。”

“虽然你家的确很大,”他吃完饼干,舔了舔手指,“不过我想带你出去。”

他舔手指的样子很……性感,我也想试试。

我也走到茶几边,拿起一块饼干,对他说:“你刚才不是说,在我家就很好吗。”

他说:“我们可以去打一会篮球,很久没玩过了,你不想试试吗?”

篮球是我曾经很喜欢的,那是我小时候母亲教会我的休闲运动,篮球是一项需要体力也需要脑力的运动,需要个体的突出也需要团队的配合,有利于我的成长,陪伴了我很久的时光。

但我现在被我父亲命令反省,我不想违背他,也不想让黛知道我的困境。

我边吃饼干边说:“打篮球你不是我的对手……”

然后我学着他刚才的样子,舔着自己的手指。

他眼睛放光,“你在勾引我吗?”

男人真是非常肤浅的动物,色相比什么诱惑都来得直接,我自己也是男人,我也懂。

但是我不会告诉他,他温柔忧郁的表情也是非常性感的,对我充满诱惑,让我不忍心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他不再要求出去,而是很听话地坐在沙发上陪我,我给了他一本商法,他苦着脸看我:“有别的书吗?”

“我可没有轻小说。”

“也没指望你有。”他拒绝厚厚的商法:“但是这个也太残酷了吧,我看你就好,不用给我书。”

我坐在沙发扶手上,抚摸他的头发:“你现在还看轻小说吗?”

“嗯,有些坑至今没填完所以继续追。”

“这么好看,你讲一个给我听听。”

“比如有一个大坑,里面有魔法师有MASTER有SERVENT有补魔系统,设定很庞大,很好看。”

我想起他以前的介绍:“男主开后宫?”

“也不能这样说,”他说:“你要看吗。”

“不了,那对我来说并不是书。”

“你的态度还真是……”他指着商法封面:“只有这种全是字的才叫书?”

“我没有这种偏见。”我从书架上抽出另一本书给他:“这种一个字没有的,我也会喜欢看,这个和商法你要看哪个?”

“一个字没有,是漫画吗?”他接过来,兴致勃勃地翻开,然后面无表情地说:“还是把商法给我。”

我给他的第二本书,是我的钢琴五线谱。

他坐在沙发上撑着头翻商法,我继续回我书桌前啃我的书,墙上的挂钟发出轻微的走时声响,落地窗外的阳光照进房间,时光悠闲而温情,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并不一定要热烈地拥吻才是爱情。

我想起小时候,母亲还在世的时候,父亲还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冷酷,他有时和母亲坐在花园里,看我玩篮球,偶尔也会和我一起玩……

“下次有机会的话,一起去打篮球吧。”我说。

他抬起头:“好啊。”放下书走过来:“我看商法看得很困,你不困吗?”

其实我也有点困的,“有点。”

“要睡觉吗?我帮你。”他揉着我的肩,突然看到我书本下的链条:“诶?”

我马上挡住,但他立刻就抽出来了,银色的链条下垂着一枚吊坠,正是那个黄水晶棋子。

他有点惊讶:“你,你……”

“有这么吃惊吗?不是你留给我的吗?”我把项链扯回来:“就一个坠子不好收,我随便找了根链子系上,正好放在书本里当书签。”

他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我以为你丢了。”

“干嘛要丢,另一个我虽然不是真实的我,但我又不讨厌他,还有点把他当我的弟弟看待,你送给他的东西,我不能留吗?更何况你还说给我了,随我处置。”

他笑:“当然随你。”说着又把链子从我手中抽出来,握在手里看。

我打了个哈欠:“看了半天书真有点累了,不是说要帮我睡觉吗?”

“这吊坠还是WC决赛之前买的,后来他不见了,我认为这个再也送不出去就把它丢掉了,”他望着吊坠,黄水晶折射出阳光,映在他的眼中,“但扔出去了之后又舍不得,毕竟是饱含回忆的东西,又跑到楼下去捡,结果发现摔成好几段。”

我也看着那棋子:“这种水晶太脆了,没办法修。”

“我当时沾了好久,越想越不甘心,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这么难过……”他停下话语,转头看我:“你觉得我沾回去的手艺怎么样?”

他的手指勾着链子,把吊坠垂到我眼前。

我又打了个哈欠,眼皮有点重,看着吊坠说:“别晃啊,停下来让我仔细看看。”

他就笑:“偏要晃,你看得清吗?”

黄水晶的光彩在我面前摇晃成一片炫光,我眯上眼睛。




——————————
情人节快乐!


评论(16)
热度(78)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