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30-31



30

父亲从来不会三天之后给我打两个电话,除非是非常重要的事。

 
 

所以我在接到他的第二个电话时很惊讶,脑内立刻回想自己最近的表现。

 
 

父亲说:“你回东京一趟,后天晚上给你安排了相亲。”

 
 

我真的惊讶了,“现在就给我相亲?”我想他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儿子现在才二十岁出头。

 
 

他说:“先见见吧,飞机票我给你安排好了,伦敦时间是今天晚上。”

 
 

我说:“这么快?英国的事……”

 
 

“由一会暂时接替你处理,他比你年长,做事我也很放心。”父亲说:“回东京之后先回家,需要试礼服。”

 
 

按照他的吩咐,我简单收拾了行李,去机场。

 
 

由一开车送我:“少爷,您放心,这边一切有我。”

 
 

我望着窗外,没有回答他,伦敦塔桥上灯火辉煌,夜雾飘渺,但我不留恋这里,英国不是我的故乡。

 
 

飞机起飞了,空中乘务员为我倒上红茶,我是她们公司的VIP,她们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会给我倒锡兰红茶,知道我怕冷,会给我盖长羊毛绒的毯子,知道我睡眠不好,给我拿来轻音乐的CD和耳机,和我亲近的家人却不知道。

 
 

我在飞机上睡不着,但是很累,疲惫地想,和我相亲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像母亲一样的长发,还是像父亲一样的严谨,这个圈子里的女人都差不多,就那么几个家族,就那么几种类型,她是哪一种,她会喜欢我吗,喜欢我这娃娃脸的不高又缺乏情趣的男人吗?她会像黛喜欢另一个我一样喜欢我吗?我消失了她会难过吗?他会难过吗……

 
 

我抚摸了自己的嘴唇,我想要一些新鲜刺激的东西。

 
 

十三个小时之后我站在东京机场,上次回来还是去年,父亲当然不会来接我,来接我的是东京家中的管家,她是个中年女人,对我很严格,我更喜欢京都的管家爷爷,他对我纵容多了。

 
 

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很想去京都看看他,还有洛山高校。

 
 

我回到家,管家拿出礼服给我:“少爷选选看。”

 
 

礼服的颜色分别是黑色,黑色,黑色,我怎么选。

 
 

她拿长款的给我:“老爷说这件好,庄重。”

 
 

我看都不想看:“那还有给我看的必要吗?”

 
 

她说:“三井家族的小姐会穿白色长裙,少爷穿这件刚好合适,很般配。”

 
 

这时我才知道相亲对象是谁。

 
 

三井家族的小姐和我同岁,小时候还一起骑马过,中间很多年没见,她现在已经长成一个女人了。

 
 

我们相亲的地方是一间私人高级餐厅,俱乐部会员制,外人进不来,西式菜肴,我一个常年就住在西方的人还吃西式菜肴,真是够了。三层楼高的水晶吊灯垂下来,我眼睛望着那水晶灯,心想这上面每一颗水晶都比黛给我的那颗黄水晶要贵吧。

 
 

对面就是三井家的小姐,她穿着白色长裙,脖子上挂着复杂纹路的项链,吊着大颗钻石,据说在法国南部读书,晒得肤色是健康的麦色,她也很自豪这样的肤色,吃饭的途中一直在说她的美黑心得,耳朵上的双C耳坠随着她的动作晃动,发出夺目的光彩。

 
 

而我在伦敦,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太阳,又长期在室内,肤色过于白皙,她的美黑心得对我完全没有作用。

她说:“征酱,你和小时候比差不多嘛。”

 
 

三井很开朗,说个不停,我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她说她身高有一七六,最近在拍VOGUE的沙滩特辑,说得眉飞色舞。

 
 

我心想你都已经一七六了为什么还要穿高跟鞋来和我相亲啊!

 
 

她又说:“征酱,我上次碰到小真了哦。”

 
 

我反应了一下,想起她说的是绿间真太郎,我的国中队友,奇迹的世代,是个投三分球的天才。

 
 

三井家和绿间家上一辈有姻亲关系,小时候我和三井绿间都一起玩过,绿间将棋下得不错,我国中时代和他关系挺好,虽然后来都没什么联系。

 
 

“小真现在长得好高啊,你知道他本来就很高,现在像男模一样……”

 
 

能不要提身高吗……

 
 

“征酱你应该多喝点牛奶,不然就错过长高的最后时期了……”

 
 

我似乎已经错过了呢……

 
 

“征酱,听说你在伦敦在帮家里做事了,好厉害,不像我,还一天到晚玩玩玩的。”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我说:“我很羡慕你啊。”

 
 

我正和她聊着,一个人在我身边说:“可以陪我一会吗?”

 
 

这声音很熟悉,我抬起头,看见黛的脸。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黛看着三井:“美丽的女士,可以把您的男伴借给我吗?”

 
 

三井瞪大眼睛:“你是谁?”

 
 

黛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对她说:“你的情敌。”

 
 

三井突然变得好兴奋:“哇塞真的吗!征酱你居然有男朋友,你真是太酷了!”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兴奋,我看向黛:“不要乱说。”

 
 

三井站起身:“没问题没问题,我也是被我家人逼着来相亲的,我绝对不会告诉赤司家的人你有男朋友了,这是我们的秘密!”她看向黛:“你长得不错嘛,我告诉你不准欺负征酱哦……”

 
 

黛似笑非笑地说:“我喜欢他都来不及呢。”

 
 

他拉住我的手,转身往外走。

 
 

我简直被这神展开打败了,这什么状况。


 
 

31

 
 

东京有一千多万人口,我和他事先没有约过,居然可以偶遇到,这是什么概率。

 
 

我心算了一下,就放弃了。

 
 

他的手握着我的手,走到餐厅外的街上。

 
 

他拉着我,一直走,没有说去哪里,我也没有问。

 
 

附近有个公园,没有修建好的摩天轮矗立在眼前,很高。

 
 

我不喜欢高的地方,那让我有无法掌控的感觉,何况这个摩天轮还没有修好,吊箱也没有装,只有钢铁构架的巨大骨架,有方便施工的楼梯一路往上,上到摩天轮的顶上。

 
 

他拉着我走上去,风很大,我有点害怕。可是这感觉很刺激,比起衣冠楚楚地坐在高级餐厅里想着对白,现在在高处吹风要轻松地多。

 
 

摩天轮的顶上是一个很小的平台,他拉我坐下来,脚悬空着,脚下是几十米的高空,没有护栏,看一眼都觉得胆寒。

 
 

我闭上眼睛:“我要下去,不要在这里。”

 
 

“那你什么要上来?”他抓住我的手。

 
 

我说:“因为你拉我上来的。”

 
 

“我拉你来你就来?”他凑近我的脸,在我耳边说:“那我拉你跳下去呢?”

 
 

我立刻把眼睛睁开了。

 
 

他离我的脸非常近,近到一低头就能碰到我的嘴唇。

 
 

我有点希望他吻我,又不希望,于是转移话题:“你怎么会在餐厅?”

 
 

他回头看我:“你怎么会在餐厅?”

 
 

“我去相亲啊。”

 
 

“我去阻止你相亲啊。”

 
 

我笑:“你莫名其妙。”

 
 

“开玩笑的,其实真是偶遇,”他搂住我的肩膀:“东京够大了吧,我还可以偶遇你,世界够大了,我还是偶遇了你,世界上这么多人,我偏偏就遇到你,你说这是什么?”

 
 

我看着他,他笑笑说:“这就是缘分。”

 
 

我把他的脸推远一点:“别拿骗小孩的东西骗我。”

 
 

“小征的心中住着一个小孩呢,”他的手绕过我的背,握住我的手,“我国中的时候看了很多漫画,少年漫少女漫什么都看,有一个魔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我会在那间餐厅遇到你,是因为我在那间餐厅做电脑系统维护。”

 
 

我转过头看他:“什么?”

 
 

“我大学就在东京念的,念医科超费钱的,我家只是普通家庭,我就在外面打工,你知道我高中就很会修电脑,这是为了去异世界探险的必备技能……”

 
 

“异世界是什么鬼?”

 
 

“你就当我中二期延长了吧,反正就是会计算机网络维护,那间餐厅的电子监控系统是我做的,老板也和我很熟了,这次回东京正好系统要升级,他就把我请来,谁知道我从监控中看到你。”他靠近我,“我没有想到会遇见你。”

 
 

他垂下眼帘,低头亲了亲我的嘴唇。

 
 

还不够,我心里想。

 
 

他放开了我,“我很想你。”

 
 

“那为什么要不告而别?”我问他。

 
 

他摸摸我的红色头发:“怕看到你就不想走了。”

 
 

“我不信。”

 
 

“真的,比如我现在看到你,就不会再放手了。”

 
 

我望着他:“你留下的礼物是什么意思。”

 
 

“五年前,另一个你送了我围巾,这是我的回礼,当时和城凛的决赛之前,你说比赛胜利之后再给你,结果那场比赛没有胜利……”

 
 

我有时候很讨厌自己的过度清醒,我对他说:“那就是给另一个赤司的,不是给我的。”

 
 

“那不是礼物,”黛抚摸着我的脸颊:“那是我对他的思念,我放下了。”

 
 

他抱紧了我,我感到他的胸腔里的心脏跳动。

 
 

“我把对他的思念交给你,由你处置,我不会再想着他,我只有你,”他低头吻我的额头:“小征,那天我在你家里,对你说,你抢占了另一个你的所有,是所有,包括我。”

 
 

我闭上眼睛,睫毛碰到他的脸,他的嘴唇的温度落在我的唇上。

 
 

脚下有很大的风,他的臂膀很有力,我不再害怕这样的高处了。

 
 

对我而言,这个未完成的摩天轮比伦敦眼更加美好。

 
 

我想起自己是来和另一个女人相亲的,可是我现在却在和一个男人的怀里和他接吻,这个男人是我的高中前辈,队友,他不是喜欢着另一个我的吗……我推开他一点,“黛前辈……”

 
 

他垂着我的眼睛看我:“你现在还对我这么生疏,非要做过之后才叫我的名字吗?”

 
 

我看见他浅色的眼睛里的温情脉脉,我低下头,“黛……君……”

 
 

“不是这样,”他就笑,“小征,你在害羞吗,你真是非常可爱……”

 
 

“才没有!”我打断他的话:“千寻,这样可以了吗!”

 
 

他摇头:“如果不是以生气的口吻来说,我会觉得可以。”

 
 

“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抓住他的手:“还有,我问你话,你要诚实地回答我。”

 
 

他笑:“问吧。”

 
 

“如果你骗我,我就把你从这里推下去。”

 
 

“这么严重?”

 
 

我看着他:“你之前是喜欢另一个我,为什么这次才见几次面而已,你就会想我了?”

 
 

如果他骗我,我虽然不至于杀人,但我真的会不再理睬他。

 
 

所有讨厌的事情中,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欺骗。

 
 

再冰冷的真相,也比温柔的假象让我更愿意接受。

 
 

他也望着我:“之前喜欢我的是另一个你,为什么现在才见几次面而已,你就喜欢我了?”

 
 

我望着他,哑口无言。

 
 

他亲了一下我的嘴唇:“哪有什么复杂的理由呢,爱情是最简单的事情了。”

 
 

————————————————

新年快乐

 

评论(31)
热度(110)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