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赤】影光28

28

我想安慰他,不过我很不擅长这种安慰别人的事,我的下属不需要我安慰,我更不需要别人安慰,我的人生非常顺利,唯一可称得上失败的是高一时的WC决赛,但那是我预期内的,为了使另一个人格消失。

黛的声音很温和,刻意放轻力度之后听上去很飘忽,灯光很昏暗,我有点困了,含糊地说:“说明你喜欢他,比喜欢自己多……”

他没回答我,手指沿着我的手背揉捏着往上,力度很好,我觉得很舒服。

后来我睡着了。

我梦见了篮球。我的帝光时代,在第二人格出现之前,我也是一个苦练技术的球员,虽然被称为难得一见的天才,但在同样是天才的同伴中,并不是最出色的,我拼命地努力,一次次地投篮,篮球馆里我通常是最后离开的那个,我不记得自己投了一万个球还是两万个球,篮球被我的手掌磨去花纹的形状,我的掌心有汗和茧,很累,但是很畅快,我喜欢篮球投入篮筐的振动,喜欢篮球撞击地板的声音,喜欢我的天才的队友们……

后来我醒了。

外面也许天黑了,我卧室的窗帘很厚,遮蔽了一切外界的光,床头灯已经关了,只有墙壁的小夜灯还亮着,非常暗。

我听见身边有平缓的呼吸声,“黛前辈?”

他停顿了一会,说:“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那我把你吵醒了。”

因为自己睡眠不好,所以知道被人吵醒有多烦躁。

他说:“你房间很适合睡觉,我坐在椅子上都要打瞌睡。”又停了一下,说:“在你身边,心里很安静。”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他的声音,和他的手掌温度——他握着我的手。

我把手抽回来,也不回应他的暧昧话语,只说:“我睡得不错,你做的很好,我会给予你一些报酬。”

“钱吗?”

“嗯。”

“别的可以吗?”

“比如呢?”

“陪我吃饭。”他把手表伸到我面前,夜光的指针指出现在是夜里十二点,“之前给你送报告匆匆赶过来的,我还没吃晚饭。”

我松了口气:“就这样?”

“我不贪心。”

“不过,现在现在很晚了,还在营业的餐厅不多,”我说:“要不我让厨房给你做一些?”

“我自己就会做,把你厨房借我就行。”

我家厨房有专门的佣人,但现在他们都睡觉了,我和黛一起到厨房,打开灯,他说:“你家厨房都比我住的整个房子大,真是有钱人的世界。”

我和他开玩笑,“又在思考英国的贫富分化问题了?”

黛脱掉外套,挂在墙上,“你是不是有另一个你的完整记忆?”

“嗯,一般来说,是有的,如果没有,我也无从知晓了,毕竟没有地方可以考证。”

他穿着灰色竖条纹的丝光棉衬衫,偏休闲的款式,第一颗纽扣没有扣,露出明显的喉结,配磨白修身的长裤,他的腿很长,宽肩窄胯,面孔很东方,低侵略性,斯文低调,我想很多女人都会喜欢这类型男人。

他看厨房里的食材:“东西很全嘛,你想吃什么?”

我无所谓:“我吃过晚饭了,你随意就好。”

“你可以吃点宵夜,”他说:“又不是明星,没有进食的限制,做实习期董事也没人会在意体重吧。”

我笑:“吃宵夜不是健康的生活习惯吧,医生。”

他摊手:“唯有美食和美人不可辜负。”

“那,”我走过去看食材,翻看了一下,的确我家的厨娘很尽责,蔬菜和肉都有很多,“就随意吧。”

相比于他的穿着,我太随意了,我已经换了睡衣,长长的睡袍拖到小腿处,外面随便地套了居家的翻领外套,下面穿着绒面拖鞋,光着小腿和脚踝。

我站在他和料理台之间,翻点着食材,我知道他在看我。

他的视线很热烈,看我的后颈,耳根,睡衣外的小臂和手腕,我听见他有点急促的呼吸声,猜想他可能在克制着什么。

但我觉得很刺激,超过计划之外的东西总是很新鲜的。

我故意在他面前晃,“厨房暖气太热了,我想脱外套。”

“我帮你。”他说着,手伸过来,从背后抓住我的外套衣摆。

这姿势很像他从背后拥抱我,我以为他会抱住我,但他很快地抓住衣服将它脱掉。

我回过身从他手上拿衣服:“我去挂……”

他丢掉我的衣服,直接抱住了我,我的身后就是料理台,我撞到台子上,他的嘴唇凑过来,很用力地吻我。

他的样子很激烈,和他的外表不同,他的舌头很粗暴地探入我的口中,身体压着我的腰,手揉着我的大腿,我的睡袍被他掀起来,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里面,很热。

我推他:“别……”我的后腰抵在台子的边缘,被他压得很痛。

“我很想你。”他边吻我边含糊地说:“我天天都在想你,满脑子都是你……”

他放开我的嘴,去吻我的脸颊,耳根,他的手摸到我的大腿内侧,他很粗暴地揉着那里终年不见天日的细嫩肌肤,我觉得他的手太粗糙了,摩擦地很痛。

“不要……”我拒绝他,“不要把我当成另一个人。”

他在我耳边低语:“我知道,你的眼睛是红色,像火一样,我的理智都被你烧光了。”

像他poetic的名字一样,他说着诗意的话,但我的理智又没有被烧光,虽然我的确有些昏头了,但我很清楚地明白有些事必须在失控之前控制住。

“不可以。”我抓住他的手,隔着真丝的睡袍。

他就停手了,他放开我,说:“抱歉,我饿昏了。”

他没戴眼睛,我看见他的浅色眼睛里是很清澈的样子,没沾染情欲的颜色,仿佛他刚才的激烈索求都是我的幻觉。

他的衣服也很整齐,凌乱的只是我自己的衣服,我低头把衣服整理好,说:“那就快做些吃的,我也随便吃一点,简单的就好,比如蛋包饭。”

“只有那个不行。”他口齿很清楚地说。

我抬头看他,他正将料理台上的一个洋葱捏在手里,模样很平常。

我有点不服气:“为什么那个不行?”

他把洋葱放在鼻子上闻闻,眼睛不看我,仍然看着那些食材:“不为什么。”

我忍不住讽刺道:“因为那是你和他的回忆?”

他将洋葱抛在空中,又接住,口气平淡地说:“你已经抢占了他的所有,还要连一点回忆都不放过吗?”

我本来就是我,是他凭空出现凭空消失,他本来就不是真实的,凭什么说是我抢占,我非常不高兴,很多驳斥的话就在嘴边,但我想起很多年前他表情悲伤的脸。

我克制了自己不快的情绪。

他反而把洋葱放下来了,“算了,我不要报酬了,你也不需要委屈自己陪我吃饭,再见了,赤司先生。”

他居然叫我先生。

而且,他居然摆出不高兴的表情,明明应该是我不高兴。

他走到墙边,把外套穿上,头也不回地说:“你是个冷酷的美人,根本不考虑别人的心情。”他说着,就走了。

我没有去追他,因为我觉得我没有错。

我只是想要一些简单的食物,而他非要认为我在和另一个自己较劲,或许我的确有一些很复杂的想法,但那是他引导出来的。

他说我不考虑他的心情,他强吻我的时候有考虑我的心情吗?

评论(9)
热度(102)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