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贺文】 【黛赤紫冰】邂逅、偶遇与修罗场

邂逅、偶遇与修罗场 【无节操黛冰紫赤四人乱炖】


 

离约好的时间过去了半小时,黛千寻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将手里的轻小说翻到下一页。

 
 

外面的雨下了很久,这间咖啡店的客人无法离去,而进来避雨的人也越来越多,原本没有坐满的座位已经陆续坐满,有人在黛千寻的对面说:“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人吗?”

 
 

黛抬起头,他不想和别人和拼一张桌子,但很不巧的是,这个问话的人,他刚好认识。

 
 

仅仅只是认识,完全不熟悉,而且对方大概不认识自己,毕竟自己是个存在感稀薄……这时对方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哟,是黛君啊,你好。”

 
 

完了。

 
 

“不是你好而应该是初次见面,”黛千寻只好点头:“你先坐吧。”

 
 

冰室辰也把他对面的椅子拖出来,黛把书往后拖一点给他让出桌面的位子,两人就算面对面坐下了。

 
 

冰室是个很漂亮的美男子,乌黑的头发因为淋了雨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脸上有水,连那颗显眼的泪痣都看上去闪闪发光,穿黑色和紫色拼色的紧身T,白皙的脖子上吊着指环形状吊坠的装饰链,湿衣服黏在身上勾勒出运动感良好的身体线条,看上去很……色气,如果这个词可以拿来形容男人的话。

 
 

黛对于观察一个同性兴趣缺缺,他看了冰室几眼,继续低头看他的小说。

 
 

冰室抽出桌上的面巾纸擦着头上的水,抱怨道:“突然下大雨,没带伞,淋成这样太狼狈了,真是失礼啊。”

 
 

黛:“哦。”

 
 

冰室又说:“你在这里很久了吗?点的饮料都快喝完了呢。”

 
 

黛:“嗯。”

 
 

冰室接着说:“这该死的雨还不知道要下多久,唉,原本约好打球的,全都泡汤了。”

 
 

黛:“……”

 
 

两人就没话说了。

 
 

日本人最讲究礼节的问题了,美国长大的冰室猜想道,这个日本少年一定是由于日本人内心里的收敛和自制而不敢说话,我身为归国子女要主动一些,他凑过去:“黛君的这本书这么好看吗?可以推荐我看看吗?”

黛把书立起来,冰室看到这本书的封面似乎和普通的书本不同,至少他平时绝对不会看这种漫画女孩图片为封面的书。

 
 

“漫画?”

 
 

“轻小说。”

 
 

“那是什么?”

 
 

“一种不费脑子随便看看的书。”

 
 

“好看吗?”

 
 

“妹子很萌。”

 
 

“萌?”冰室皱起眉头:“这种日本特有的萌文化我似乎很难理解呢,其实我在美国的时候也看漫画,蜘蛛侠你看不看?”

 
 

黛睁着他毫无焦点的眼睛摇头,半天才说:“不萌。”

 
 

两人于是就找不到话题了。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的迹象,面对面不说话的两个少年不约而同地沉默着,心想真是尴尬的邂逅。

 
 

黛过了很久才说:“你以前在美国哦?”

 
 

冰室心想你的反射弧未免太长了一点吧,不过能找到这个话题还真是和我一样机智,接话道:“我小时候在美国,也是在美国开始打篮球的,我弟弟大我你知道的吧,我和大我都在美国住过,近年才回来。”

 
 

黛问:“美国有轻小说吗?”

 
 

“应该没有吧。”冰室答。

 
 

“你以后会回美国吗?”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以后的事什么的。”

 
 

于是两个人就又没有话题了。

 
 

冰室已经把头上的水完全擦干了,只好擦桌子了。

 
 

完全不在一个波段上,黛千寻心想,归国子女果然和我们本土人士不同,连博大精深的萌文化都不知道,要安利他吗,该从哪里入手比较好,宅入门的型月世界,还是男人都爱的后宫系列,对了,他说他弟弟,不知道会不会喜欢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或者缘之空……

 
 

冰室开口道:“黛君是不是在等人?”

 
 

黛中断布教的方案,“算是。”

 
 

“哦?”冰室歪着头,盖着左眼的刘海也歪向一侧,“约会?”

 
 

黛盯着他的脸,心想他这个动作还真意外的可爱。

 
 

“并不是,只是见学弟。”

 
 

“赤司君吗?”冰室微笑道:“嗯,我猜也是,黛君在京都的学校,会到东京来肯定是因为赤司君吧?”

 
 

黛认为他的微笑别有深意,立刻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高三的学生,东京有些很在意的大学,只是特地过来了解一下,顺便见一见学弟。”

 
 

冰室仍然笑着:“我没有想的那样。”

 
 

黛反驳道:“倒是你,阳泉也不在东京,你会出现在东京是因为紫原君?你刚才说打篮球,是和他约会吧?”

 
 

冰室托着下巴:“ALEX在东京,我来找她。”他停顿了一下,“你的口气,好像也很奇怪诶。”

 
 

“没有,绝对没有。”

 
 

两人又沉默了,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过了一会,黛说:“嗯,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口气,只是我们学校的论坛留言板上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留言,”他清清嗓子:“现在的女孩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你懂的吧?”

 
 

冰室点头:“我懂的。”

 
 

“其实我们洛山都没有和阳泉打过比赛,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学校很多女生都知道你们,紫冰什么的……嗯嗯,我没有看过,什么都不知道。”

 
 

冰室摇头:“所以我才说日本的萌文化我完全不懂啊!”

 
 

“不,这并不是日本的萌文化,没有这种糟粕,你不要曲解。”

 
 

“但你刚才说紫冰了,我虽然不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但黛赤什么的,我也见过。”

 
 

“喂,你刚说那个名称了吧!”黛控制住表情,尽量平静地说:“没有的事,只是普通的前辈和后辈的关系,就算我们在天台上见过几次面也绝对没有发生那些文里面写的天台.AVI!”

 
 

冰室微笑的脸有点扭曲:“紫冰什么的也真的没有,打输比赛哭的又不只是我一个人,我也不是故意把眼泪掉到阿敦脸上,为什么会看到小黄兔里我被他做到哭出来的那么多,这是不是日本萌文化里的梗的意思?”

 
 

“都说日本的萌文化里没有这种糟粕。”

 
 

但遗憾的是,黛面前的轻小说插图正好翻到某个女主被男主压倒的页面,所以他立刻把书合拢,说道:“不管紫冰怎么样,你都不用对我解释。”

 
 

“你也不用对我解释。”

 
 

气氛有点不快,两人都不再说话,但是为什么最后一句对白有点不对劲呢。

 
 

本来就不熟,不用解释,话本身没错,但为什么这样一对白就感到到了著名的拔牙歌的场合了啊……黛千寻试图把话题引到其他方面:“冰室君,你在我们学校颇有人气,很多女生说你长得很好看。”

 
 

冰室立刻默契地接话:“黛君才是,洛山光影组在阳泉校内也很有人气。”

 
 

“呵呵,腐向人气?”

 
 

“……的确是。”

 
 

“好吧,我不在意他人眼光,”黛口气无奈:“好在,我马上就要毕业了,这种被人YY的事就要结束了。”

 
 

“不会的,我看过不少黛君升入大学之后继续和赤司君保持恋人关系的文。”冰室很诚实地说:“不要小看女生们的脑洞。”

 
 

“你居然看这种东西,”黛回敬道:“我也收过几本紫冰的无料本,作为C88会场的赠品。”

 
 

冰室摆手:“黛君心里很在意被人YY的事吧,想开就好了嘛,何必这么记挂在心里,莫非是说到心里去了。”

 
 

黛千寻摇头:“我还好,倒是冰室君,本子里梨花带雨的样子和本人相差甚远呢。”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对方真是睚眦必报的男人啊,一句亏都不肯吃,以眼还眼什么的真是令人相当不快呢。

 
 

黛又说:“对了冰室君,我正好有本书想推荐给你。”

 
 

“哦?”

 
 

“由于我看过火冰的文,总觉得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很适合你阅读呢。”

 
 

冰室的额头有点爆青筋了,“大我是我弟弟,我从没想过别的!更没有不想做兄弟是为了想做情人!更没有爱他在心口难开!更没有为了躲避他逃离美国!最重要的是我在美国也只是普通的学生并不是基佬啊!难道归国子女就要乱搞了吗难道长了泪痣就要闷骚吗难道我掉了一滴眼泪到阿敦脸上就成了行走的R18了吗!这些统统都不是真相……”

 
 

黛千寻伸手在他面前:“冷静,冰室君。”

 
 

冰室深吸口气:“黛君,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本子里有多惨,你好歹还是个攻……”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替身梗我也看到很多了,炮灰还是真爱,原配还是小三,虐来虐去我都麻木了,我可是很喜欢自己的,其他人爱怎么YY怎么YY去吧!”黛拍拍冰室的肩:“我好歹也是你学长,看得开了。”

 
 

“我们学校的讨论串没法看,”冰室诉苦道:“围绕着我和大我的项链发散出无数梗和同人二设了,大我要是看到了会和我绝交的,怎么办我可不能失去他这个弟弟。”

 
 

“他恐怕习惯了,城凛的讨论串里应该更多火黑吧,加上他们的监督还是个女生。”黛安慰他:“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家小少爷本来就很中二了,他是没时间上网看那些本子,我怀疑他看到之后一定会用天帝之眼让我跪,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呢,这并不是我的错啊!”

 
 

“明明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啊。”

 
 

黛叹气道:“我明明之前的目标是后宫系男主,现在却莫名其妙开始BL攻略路线了,洛山的妹子却都在关注我和我的学弟,我只要和他一说话立刻会在留言板上看到激动的讨论串还有逆CP的讨伐,我真是不懂欸,照理说我和学弟两个人都不难看啊,特别是我学弟,毫不夸张地说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男孩子,她们为什么不想跟我们谈恋爱却想让我们谈恋爱。”

 
 

冰室盯着他:“哦?最可爱的男孩子。”

 
 

黛说:“你抓不住重点,我重点是我想要开后宫,某蓝毛的名言警句恰好符合我的想法,不止是落下型女主角,包含干姊干妹干妈干女儿双胞胎寡妇学姊学妹同班同学女老师青梅竹马千金大小姐金发黑发茶色发银发长发中长发短发清汤挂面直筒卷发离子烫双马尾单马尾双辫子单辫子波浪卷乱翘发水手服西装式制服体育服柔道服弓道服保姆护士女仆女警巫女修女军人秘书萝莉正太傲娇少女啦啦队空姐女服务生黑哥德装白哥德装旗袍卧病美少女白子电波系妄想症双重人格女王公主长筒袜吊袜带女扮男装眼镜眼罩绷带学校泳装连身泳装比基尼泳装V型泳装细绳泳装妖怪幽灵兽耳少女等等,各种女性都是我可以接受的范围。”

 
 

“黛君比我想得健谈很多哟,你说的对,Don't expect life to be fair,”冰室凑近他说:“我们也算同命相怜了吧。”

 
 

“要不是今天的这场雨,我们也不会有机会这样坐在一起聊天。”黛笑起来:“冰室君看起来难以亲近,想不到也是很和善的人。”

 
 

冰室有点不好意思:“我回国时间不长,日式的交谈方式都还没有学会,有时候很怕自己说错话,据说日本人内心都十分敏感纤细,我很害怕自己的失言伤害到他人。”

 
 

“冰室君真是温柔的人啊。”黛说道:“其他人我不清楚,不过我本人内心是十分强大的,你尽管和我说话没关系,不用害怕伤害到我。”

 
 

冰室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请问黛赤是真的吗?”

 
 

“……没必要这么直接吧,既然美式思维很直接,不如我们聊聊紫冰好了。”

 
 

“……不如我们聊聊对方吧,我好像在讨论串里也见过别人说我们两个很搭呢。”

 
 

“不会吧,我到今天才是第一次和你说话。”黛感到无力。

 
 

“是的,但女生的脑洞比篮筐还要大,她们说我们两个人从身高到颜值都很般配,俗称拉郎。”

 
 

“哈?和有名的美男子冰室辰也般配,该是我的荣幸啊!”

 
 

“被你这样说也是我的荣幸呢!”

 
 

交谈的气氛越来越愉快了,黛笑着说:“哪里哪里,这样,我也算你学长了,请你喝杯饮料吧,你想喝什么?”

 
 

冰室摇头说:“不不,我请你好了,说真的在日本我很难得碰到这么聊的来的,我都要觉得我们是真的很默契了。”

 
 

黛站起身:“没关系……”

 
 

然后他看到站在他们桌子不远处的赤司君和紫原君。

虽然没有天帝之眼,也没有捏爆你的宣言,但此时此刻……

 
 

赤司走过来:“聊的很愉快哦。”

 
 

紫原嘴里叼着美味棒:“以至于我和小赤仔都不好意思打扰了呢。”

 
 

好在无论是冰室辰也还是黛千寻都是淡定成熟温柔冷静的设定,所以他们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黛说:“小征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半个……”假装看手表:“一个小时了。”

 
 

冰室望着紫原:“下雨我就随便找地方坐坐,想不到你也会来。”

 
 

紫原垂着眼睛看他:“我也是随便找地方躲雨,会遇到你——你们真意外啊,你们在干什么?约会?”

 
 

冰室抬头看他:“只是碰巧。”

 
 

赤司拉住黛的手肘:“你不是要买饮料请有名的美男子冰室辰也吗?”说着就把他往吧台方向拉。

 
 

没有人能违抗赤眼的帝王,黛千寻只好跟着他走,他听见紫原对冰室说:“外面雨早就停了,是你聊得不想走吧。”

 
 

虽然紫原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但很奇怪的是,又像有惊涛骇浪在他的平静语调之下。

 
 

喂冰室君不会今天真的会被紫原君像小黄兔上画的那样被做到哭出来吧……黛千寻脑内一片空白,又多姿多彩。

 
 

赤司冷冷地看着他:“在想什么,千寻。”

 
 

被叫到名字的人像条件反射一样马上说:“当然是你,小征。”

 
 

“我为你补课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你的记忆力那么惊人对女性的选择范围如此广大。”

 
 

“那又怎样,就男性的选择范围而言只有小征。”

 
 

“不是还有有名的美男子冰室辰也吗。”

 
 

“你不要这么计较,我和他今天才是第一次说话。”

 
 

赤司用红色的眼睛看着他:“所以一见钟情了?”

 
 

“那只会在天台发生一次。”黛千寻镇定地说着,掏出钱包买饮料。

 
 

然后当他和赤司端着饮料回到桌位时,还好,冰室辰也还活着。

 
 

黛千寻松了口气,冰室用手撑着下巴说:“黛君回来就好,我和阿敦还担心你会出事。”

 
 

看来我们也算彼此担心了……同病相怜……的朋友……

 
 

赤司坐下来:“能出什么事?我难道会殴打自己的前辈吗?”

 
 

冰室哦一声,语调上扬,紫原坐在他身边说道:“你该庆幸小赤仔没带剪刀啊黛君。”

 
 

黛千寻熟练地转移话题:“剪刀是什么典故?”

 
 

“没什么,就是WC那次,小赤仔拿剪刀去扎火神……”

 
 

“什么!”冰室辰也的声音之大,连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他说:“大我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这么危险的事!”

 
 

于是火冰是真的?黛思索着,暂时不敢妄自发言。

 
 

赤司悠然道:“我知道他会躲开。”

 
 

“你太过分了!”冰室气愤地站起身,“我弟弟从不惹事冲动,他温柔又善良,敏感又纤细……”

 
 

在场另外三个人都见过火神,并不认为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紫原开口:“室仔不必太激动,小赤仔非常有分寸。”

 
 

“说起来,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在一起?”黛千寻突然问道。

 
 

“我和你的约会地点在这里,”赤司强调了约会两个字,“紫原和我在路上偶遇。”

 
 

冰室反问:“偶遇?”

 
 

赤司点头:“他忘记带钱,我给他买了美味棒,然后一起避雨。”

 
 

紫原接着说:“小赤仔是很好的人,从国中起就给我很多零食,他知道我最喜欢什么口味什么包装。”

 
 

赤司看向他:“那是因为你的口味一直没有变过啊。”

 
 

紫原也看着他:“我一旦认同什么就会一直认同下去,小赤仔你最了解我,以前国中时我想什么你都能一眼猜到呢。”

 
 

被冷落在一边的另外两个人都露出了烦躁的表情。

 
 

黛把饮料推给冰室:“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自作主张地给你点了葡萄口味的果汁,”他停顿了一下:“阳泉的校服色。”

 
 

冰室用修长的手指夹着白色的吸管,微笑着说道:“正是我喜欢的口味,黛君也能一眼猜到呢。”

 
 

“……呃。”黛千寻觉得有杀意的眼神正扫到自己身上,但怎么说呢,被这样的美人夸赞也是值了。

 
 

赤司直直地盯着自己面前杯中的草莓汁:“洛山的校服并不是红色吧,千寻你为什么给我点草莓汁。”

 
 

黛刚想解释,紫原突然说:“红色和小赤仔非常般配呢,眼睛和头发都是红色,还有国三时的学园祭,小赤仔打扮成小红帽,一身红色让人印象特别深刻……”

 
 

“国中的同学,奇迹的世代,”冰室辰也打断他的话:“国中时代的美好回忆哦,念念不忘啊阿敦。”

 
 

黛冷淡道:“我想起来了,好像小征会变成另一个人,都是因为紫原君呢,还真是会严重影响到小征的人。”

 
 

赤司顿时气闷:“对啊,他让我变成另一个人,你让我的另一个人消失,你们两个真是联手下了一盘好大的棋,干得漂亮!”

 
 

紫原马上站起身,他高大的两米多的体型带来巨大的压迫感,他冷冷地说:“敢欺负小赤仔的人我立刻把他打扁!”

 
 

赤司转头看他:“谁欺负我了,坐下!”

 
 

冰室突然说道:“要不要这么听话啊,敦。”

 
 

黛千寻用同情的眼光的看着高大的紫原,刚才浓烈的嫉恨之情烟消云散,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紫原君。

 
 

果然紫原同学正艰难地抉择着,坐还是不坐。

 
 

赤司反而笑了:“冰室君好像管得太宽嘛,阿敦这个名字我从国二就开始叫了哦。”

 
 

“但千寻这个名字你好像只从高一开始。”黛说道。

 
 

紫原立刻用你是好人的感激眼光看了黛一眼,多谢转移话题之恩。

 
 

“好啊,但你要不要解释刚才的后宫宣言,”赤司寸步不让:“以及很般配的有名的美人冰室。”

 
 

黛反驳他:“我解释什么,我今天才第一次和冰室君说话。”

 
 

赤司尖锐地说:“所以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在明明和他都没有说过话的情况下仍然有那么多人YY你们两个。”

 
 

“好啊,我可以解释,但你不妨先解释一下讨论串数量非常惊人的赤【太平洋】黑。”

 
 

紫原默默地坐下去,这个时候不可以再插嘴作死了。

 
 

“说到赤黑,好歹我和黑子君还是国中同学曾经的队友,黛【太平洋】黑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赤司冷笑:“我最近才知道还有非光组这么一说,对了,还要加上秀德的高尾。”

 
 

“原来赤司君是会看各种讨论串和女生YY的啊,”冰室小声对紫原说道:“看不出这么孤高的王者会有这么奇特的嗜好。”

 
 

“小赤仔不孤高,小赤仔最可爱了。”紫原认真地回答道。

 
 

冰室冷静地看了他三秒,起身要走。

 
 

黛千寻偏偏也听到这句话了,针对紫原的话:“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成熟性感型的,原来你喜欢傲娇中二型的。”

 
 

紫原忙着要拉冰室,急急地说:“我才不是喜欢成熟性感或者傲娇中二,我喜欢个子高的。”就跟着冰室跑了。

 
 

赤司大怒:“你给我回来!个子高是什么意思!”

 
 

“你很介意他不喜欢你吗?”黛千寻幽幽地在一旁说道。

 
 

赤司瞪向他:“还有你,也喜欢个子高的吧,有名的美人冰室,说话和你一样直接,从身高到颜值都很般配,刚刚明明聊的那么愉快连我站了那么久都没有看到……”

 
 

“话说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吧。”黛突然说道:“而你迟到了这么久。”

 
 

赤司仍然瞪着他,他瞪人的时候相当凶狠,但在某些人眼里这就叫最可爱的男孩子,“那又怎样!一切都不能成为你和别人……”

 
 

黛打断他的话:“开始我是真的有点生气,因为你一通不知所云的电话我就匆匆忙忙从京都赶来东京,又等你这么久,结果看到你和紫原君一起出现,你让我怎么想。”

 
 

赤司把头转到一边不看他:“下雨啊,而且我碰到紫原,他一直拽着我问要怎么跟在意的人表达心情,我哪里知道啊,我明明自己都说不清楚,对方什么都不明白……”

 
 

“这样啊,”黛有些意外又不太意外:“这么看来紫原君想对冰室君告白么?这么说紫冰是真的?”

 
 

“你那什么口气,”赤司不高兴地说:“紫冰是不是真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很失望吗?!”

 
 

“不好说啊,“黛千寻拉住赤司的手不放:“不过从现在开始,黛赤是真的。”


 
 

FIN

 

评论(26)
热度(597)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