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作向】【黛赤】影光18

18
我被不动然拒了,就在被神之王子殿下搭讪后的几个月后。


我是个正常的日本男子高中生,十七岁,各方面都自认平凡,有交往女生的历史,国小时暗恋校花是初恋,国中时交女朋友是初吻,但到高三还有童贞,也还算是个有节操的男人。我个性不是很讨女生喜欢,也不喜欢讨好他人,更不会委屈自己为女朋友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所以交往没多久一般都会被女生提出分手,因此也被甩过几次,但没有那一次像现在这么难过。


正儿八经地对人告白,和赤司是头一次。


星座书上说我是双鱼座,优点是善解人意温和有礼,缺点是容易陷入沮丧无法自拔,这个星座的男人在所有星座中最浪漫,最会调情,也最悲观,最自作多情,和那位完美的赤司少爷的种种大概真的是我自作多情吧,我这么平凡,他那么耀眼,我会喜欢他是多么自然的事,而他会喜欢我需要怎样的奇迹。


那条围巾其实是赤司送给我表示我被牵连进绑架事件的礼物,并没有那么多实渕和叶山所以为的含义,我当他们的面无非是宣布主权,可惜赤司从来不属于我,完全是我单方面在宣布,说不定实渕和叶山心里也清楚的很,也可能还会背后嘲笑我的自作多情,虽然我心脏强大不在乎他们怎么样,但以后好歹要一起打球赛,难免会有点尴尬。


另外我是前辈,收了赤司的围巾也要回礼才礼貌。


要做出什么都没发生的状态,对我来说也可以做到,我本来就存在感稀薄,表情也不多,心智成熟要掩饰掉喜欢过他的蛛丝马迹并不难。


我不知道要送什么还礼,他什么都不缺,我送一般的礼物,他也看不上眼,太贵的,老实说我也买不起。


我去问了对这种事情比较懂的福田,我到学生会办公室找她,她非常有礼貌地为我泡了茶,坐在我对面,笑眯眯地看着我。


她问:“黛前辈说要送礼物,是送给什么人呢?可爱的男孩子吗?”


我说:“算是吧。”


她的眼神仿佛看透一切:“是赤司君吗?”


“诶?”她怎么知道!


“黛前辈脖子上的围巾,正是赤司君送的吧,而黛前辈现在考虑回礼的事,那就一定是赤司君。”


我把围巾拿起来:“你怎么知道是他送的?”


“因为他之前问过我。”福田靠在椅子上:“我问他送给谁,他说是前辈,强调是普通的前辈。”


啊,果然只是普通的前辈,我早该明白。


我吐槽她:“你不要一副名侦探福田的表情!”


“黛前辈,就我的CP观而言,我是很喜欢年上的,技术宅中二病都是萌点,但我实际很不喜欢自我中心的那种攻……”


“我说过不要YY我吧。”


“我的意思是,请对赤司君好一点。”


“哈?不要乱说好吗,只是普通的前辈和学弟的关系。”


“当时我给他的建议是普通的前辈送书或者笔,但他要选围巾,要知道GUCCI新款可不便宜,而且你不觉得围巾这种贴身物品很有含义吗。”


“不觉得。”我阻止她的YY:“我只是来请教你该送什么礼物的。”


福田摊手:“说了,普通的前辈和学弟,送书或者……”她突然停下话语,对我使眼色。


我很机智地明白了,回头,看见学弟的脸。


赤司站在门口,不知道站了多久。


他转身就走了。


我想也不想地追过去。


“喂,小少爷!”我追上他,拉住他的手。


他抬起头看我,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有不好的预感。


但他并没有对我用天帝之眼,他只是很单纯地看着我。


我的预感错了。


可是我不会再自作多情了,被拒绝的感觉我绝不想来第二次。


他默默地看了我一会,说:“放手。”


我不想放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了他的话。


他问我:“你为什么要追过来?”


我说:“因为你好像生气了。”


他摇头:“没有,我没有生气的理由。”


我希望你有,但我说不出口。


他又问:“你为什么要放手?”


不是你叫我放的吗?我没有说话,因为我觉得他好像并不是在问我。


“如果我和你想的不一样,如果我并不是我,”他说着难懂的话:“如果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完全听不懂啊,我可以理解为简单的中二病吗,就算他和我想的不一样,但他就是他,怎么可能会变成另一个人。


“你会怎么样,黛。”他望着我。


我看见他金色的眼睛里映出我的脸,他的眼睛很漂亮,而我呆呆的样子简直傻透了。


我干巴巴地说:“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离我远一点。”他打断我的话,又垂下眼帘,转身离开。


接下来是WC大赛。


期间赤司一直对我不搭理,除了必要的因为比赛而不得不进行的对话,他不和我交谈,也不看我,甚至有时候会叫实渕传话,我感到莫名,明明被拒绝的人是我啊。


就算非要针对我对福田说的和他只是普通前辈和学弟的关系,我认为我没有错,难道要我对着一个正在YY我的腐女说,对我和赤司大人在交往我该送他什么表示心意好呢这样吗?不可能的。首先赤司没有答应和我交往,然后我认为恋爱是私人的事我干嘛要告诉一个YY我的腐女,我是个十七岁的男人了,不会把自己的隐私还有赤司的隐私挂在嘴上说。


WC大赛在东京,学校派车送我们过去,我上车的时候赤司已经在车上了,我很想坐在他旁边,但很遗憾,他旁边已经坐了实渕。


我从他的身边走过,而他一直沉默的看着窗外。


他是知道我在他身边的,可是他仍然没有看我一眼。


我想,我们结束了,在还没有开始之前。

 


 

评论(10)
热度(93)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