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作向】【黛赤】影光17

17
我缓了一会,平息完太过迅速的心跳之后,也下了楼。


赤司少爷坐在饭桌边,一脸不高兴。


“小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走过去:“我房间有结界,盲目闯入会心智混乱,我刚才一时糊涂,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他看了我一会,说:“你中二病也该适可而止。”


“好,我会改的。”我顺顺他的毛,“我去给你做饭啦!”


他又叫起来:“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我对他笑笑,去洗菜。


简单的料理呢,是难不倒黛千寻SAMA的,我把豆子和速冻虾仁洗干净放在一边沥水,边去冰箱拿饭。


我家厨房是开放式的,赤司坐在饭桌边说:“我饿了。”


“是的,少爷,我在忙了,马上就可以吃了。”


“要好吃哦。”


“是的,少爷,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倒赤司征十郎家的契约奴隶。”


“你家太小了,真没意思。”


“是的,少爷,对不住了,以后我挣钱买大房子再请你来。”


“你为什么要亲我。”


“是的,少爷,因为我……”等等,他在问什么?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又把油倒进平底锅里,说:“因为我闯入结界心智混乱了呗,刚才就解释过了。”


他非常直接地问:“那之前呢,你不是第一次亲我了。”


趁油热的功夫,把鸡蛋敲进碗里,按打蛋器开关。


“之前吗,你对我天帝之眼我不小心撞上去的,你忘记了?意外啊意外。”


蛋清和蛋液迅速地混合在一起,高速转动的打蛋器发出轻微的电机响声。


“那后来呢,我上次在你家。”


鸡蛋打得好快,油也刚好热好了,我果然是个掌握时间的天才。


“因为上次你舌头烫了嘛,我正好舌头上涂药了,给你擦药方便,还不浪费,美德啊美德。”


我把打好的鸡蛋倒入锅中,它们迅速凝结,由液体凝成固态。


“那在篮球部那次呢。”


鸡蛋的香气很诱人,熟得很快,我把它翻了个边,去煎另一边。


“因为我要给你示范一下额外的福利是什么。”


另一边也很快煎好了,找个盘子盛起来吧。


“被绑架那次怎么回事。”


再往锅里倒油吧,趁锅还是热的。


“因为那时是你难得的没法对我用天帝之眼的时候嘛,就试一下你还有没有其他力量。”


锅热了,把豆子和虾仁倒进去,它们都是很容易熟的食材。


“那……你为什么要牵我的手,我是说被绑架之前。”


豆子和虾仁熟了之后要马上倒饭,饭本来就是熟的,炒过之后会很香。


“因为那天夕阳很美啊。”


闻到饭的香气了吧,那就把豆子虾仁的炒饭盛起来吧,记得要盛在蛋饼的上面哦。


“所以你都可以解释?”


好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用蛋饼把饭卷起来,再用番茄酱随便画几下,就是日式蛋包饭了,很简单吧,要不了几分钟的时间。


“答案就是……先吃饭吧。”


我把食物放在他的面前,热气腾腾的蛋包饭在冬夜里格外香气诱人。


他低下头,看着扁扁的月亮形状的蛋包饭,“我真讨厌你……”


蛋包饭上面,我用红色的番茄酱,画了一颗爱心。


“太犯规了……黛。”


不是什么都要说出来吧,你明白就行。


“好吃吗?”


“比我想的黑暗料理要好一点。”


“下次还吃吗?”


“……看你表现。”


“能打几分?”


“嗯,80?”


“我是问男友力。”


“……听,听不懂……”


好吧,放过你了。吃完饭当然是我洗碗,谁叫在我家,我是主人当然要尽地主之谊,那位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我怎么敢使唤他。


他又坐在饭桌边发呆了:“好无聊。”


我以最快的速度洗碗,到他身边:“要打游戏吗,我有两个游戏手柄正好一起双打。”


赤司少爷摇头:“不,我想玩点有利于智力的。”


“智力游戏?”


“是将棋啦,你家有没有?”


将棋这种东西,我家里也是有的,那是我小时候我老爸为了开发我的智力给我买的,我玩过一段时间,水平稍好于我的英文。


这不是谦虚的说法,因为赤司少爷和我玩了一局之后评价道:“凡人,你的智力领域远在我估计之外。”


我争辩:“谁平时玩这个啊!正常男子高中生应该玩玩游戏看看轻小说打打篮球吧!”


“我就玩这个啊,国中时期的帝光篮球部里还有一个棋友,他下的也很不错。”


“这明明是老人家的乐趣!”我问:“你有没有其他爱好?”


“除了将棋,还有围棋和国际象棋,闲暇时还会拉拉小提琴,我钢琴弹得不是很好,因为母亲过世之后无心练习,只参加过一次波兰国际钢琴比赛……”


除了以前我总结的各种苏点,还多了一个会多种乐器啊……我感到自己已经不是平凡这么简单了,他真的是神之王子殿下吗。


我又问:“你有没有平凡一点的爱好?”


他想了想:“骑马?”


“不,这完全不平凡!”


“书法?”


“这比骑马稍微平民了一点。”


“你呢,除了轻小说和美少女贴画,你的爱好是什么?”


“修电脑?好像这不算爱好。”


“也很不平凡嘛,我认识的人中也没有看轻小说收集美少女贴画的。”


“似乎是讽刺。”


“不过你也算有个和我一样的爱好啦,”他说:“就是篮球。”


不,我没有那么喜欢篮球,我心里想着,还是点点头。


又玩了几局将棋,或者说被虐杀了几盘将棋,赤司家派车来接他回家,他站在他家的梅赛德斯奔驰边和我告别:“再见了,黛。”


和他相关的事都不太日常,但他在我身边又很日常,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和有他在的日子,就是我想要的。


“小少爷,”我看着他,“你要不要……”突然说不出口。


“要不要什么?”他问。


我凝聚起勇气,看着他双色的眼睛:“你要不要命令我,和你交往试试?”


他愣了一下,像是欲言又止。


我突然犹豫了,“要不先考虑几天再答复……”


他摇了摇头,然后说:“不行。”

 


 

评论(14)
热度(91)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