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作向】【黛赤】影光11

11
“看到你的试卷,我在想你高中三年是怎么混过来的,就是看轻小说中二期延长吗?”


“……”

“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错,你像是要参加联考的学生吗?我高一都不会做错。”

“……”

“还有英文,五个字母以上的单词你全都不认识吗?你的词汇量贫乏得如同沙漠里的水。”

“够了啊,我是你学长,轮不到你批评我的成绩。”

“哼,既然是学长的话,就把题目做对了给我看看,这样才不枉担了前辈的虚名。“

激将法对我不管用,反正我就是不会做啦,所有学科中我只有物理最擅长,我喜欢牛顿爱因斯坦法拉第,喜欢分析运动和力电磁感应和各种能量守恒,因为它们清清楚楚可以准确计算,英文那个算怎么回事,二十六个字母拼在一起拼成无数词汇还有时态语态变化,再说我很自豪自己是日本人,也不打算出国,要学这个干吗啊!

赤司少爷听了我的话,用无药可救的眼光看了我一会,说:“我帮你补习。”


“哈?你是高一吧,我是高三呢,你懂高三的题吗?”

“只是高三的话,应该没问题,”高一的学弟自信满满,“我看一下你的书就可以了,再说英文我从小就会,不存在高一和高三的界限。”

不是吧,我把英文书递给他,想想把国语书也递给他了。

学弟讽刺道:“你这么喜欢看书,居然国语也这么差劲。”

我感到内心受到攻击,血量降低,“他又不考轻小说,古文我都背不下来啊!”

赤司翻着我的书:“想不到高三的课程如此简单。”

血量持续降低。

“真不知道你是怎样考到这样的分数,凡人也有我这样的神做不到的事。”

只有血皮了不要这样!


“特别是英文,不是很简单的吗,多说多练自然而然就会了啊,不存在记忆的问题啦。”

我决定要嘲讽回去了:“莫非你说得多练得多家里有亲戚是外国人从小在外国长大?”

赤司摇头:“小时候虽然经常和父亲出国交流,但没有长期居住过。”

对了,他有给自己加归国子女富二代设定,说得跟真的一样,但我自然是不信的,谁都有中二期的啦。

“那你去过哪些国家?”

“很多啊,英国法国意大利这种都去过很多次,比较少的瑞士比利时,我父亲的合作企业主要在欧洲,所以欧洲比较熟一些,北美那边去的少,只去过一次美国一次加拿大。”

我盯着他,试图找出破绽,但是他说的很认真,很像真的。

“那你会说法文意大利文吗?”

“会一些,不多,”赤司停下话语,“你那什么表情,你不相信帝王的话吗?!”

我翻着英文书:“岂敢啊。”

“哼,凡人,我随便说一句好了,Je t’aime parce que tu es unique.”

我连英语都听不懂,这种外星语怎么可能听得明白,“什么意思啊?”

“本来就没指望你懂。”

反正我听不懂,谁知道是不是他张口胡编的,我说:“不过我是相信你家有外国亲戚的,日本人没有金红双色眼睛的,你又没有戴隐形眼镜片,只有遗传的原因了。”

“我家里没有外国亲戚,赤司家族只和固定的家族通婚保持血统纯正。”

“家族……呵呵,听起来历史还很悠久嘛!”

“你什么口气,”赤司瞪我:“莫非你怀疑帝王的话。”

我摸摸他的手:“你开心就好嘛。”

“不对,你就是不相信!”赤司有点生气:“你怎么能不相信我的话!”

“我相信啊,我相信你家是超级富豪,你常去国外,你住在庄园里,有专门的司机接送,会多国语言,还有异色双瞳,眼睛里有神秘的力量,年级第一,学生会长,容姿端丽,帅气又可爱,有超高人气……”

他打断我的话:“你什么意思,不相信吗?”

我望着他:“你叫我怎么相信啊,哪有这么完美的人?”

赤司也望住我,脸一会红一会白。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我很怕他会突然把我瞪跪。

“黛千寻,”他叫我的姓名,“我要带你去我家。”

你到我家玩过,所以我到你家玩,你来我往,就是很普通的男子高中生的日常啊,我一口答应了。

也很好奇他是不是真的住庄园里啦。

我和我妈打了个电话:“晚上去同学家玩,会迟点回家。”

我老妈问:“男的女的?”

我说:“男的。”

我老妈说:“男的……哦……”

那口气听起来像很失望。

“阿千,加油吧,总有一天会有可爱的女生邀请你去做客的。”她鼓励道。


我知道自己很平凡,你这样鼓励我我会难过的。

挂掉电话之后,我对赤司说:“走啦。”

赤司看我:“你脸色不太好,令堂不同意吗?”

我摇头:“没有啦,她嫌弃我没有可爱的女孩子约,她哪里知道我被一个比女孩子可爱一百倍的男孩子约了啊!”

赤司把头转到一边:“我才没有约你。”

“咦我又没有说你,莫非你自认为自己比女孩子可爱一百倍?”

“你信不信我现在让你跪!”

“我信,不要啦少爷。”我笑:“接你的车呢?我们要怎么去你的庄园?”

“我现在就叫车来接。”

太阳落山了,天渐渐黑下来。

我和赤司两个人沿着马路走,边走边等车来,所以走得慢悠悠的,不着急。


他就在我身边,我想牵他的手。

其实我这人内在和外貌差的有点远,我长得平凡,但绝不难看,可能因为发色太淡眼睛无神的关系,第一次见我的人总会以为我是一朵生无可恋的忧郁男子,实际并不是。

我才不会委屈自己呢,我想牵他的手,我就毫不犹豫地牵了。

至于他会不会甩开我,或者直接让我跪,都再说吧,想做就做啦。

但是他没有甩开,他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被我牵着,走在渐渐日落的宁静道路上。

今天的夕阳真美啊。

 

评论(21)
热度(97)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