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作向】【黛赤】影光07

7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我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说出口,对方一把推开我,“天帝之眼!”


他是吼叫出来的,简直像说必杀技一样。


我当然就扑街了。


他抓起书包就跑了。


我没有追。


这种一个追一个跑然后一个解释一个我不听的梗放在偶像剧里都要被吐槽的,何况他还不是我女朋友啊!我也没想过要找男的女朋友啊!


我很懊恼,怎么就想起去亲他了呢,不不,怎么就突发奇想用舌头给他上药呢,连我自己都差点误会了呢。


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第二天也不敢去部活了,估计他一定恨死我要将我赶出篮球部了,我也怕被他杀了,将心比心,如果有男人敢亲我,我一定打死他为止,太恶心了。


所以赤司小少爷没有到我班级来打死我,他已经很仁慈了。


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也没参加部活,之后我老爸老妈回来了。


我老妈很仔细地检查了我的房间,“阿千,没带女生回来啊?”


“没有,”我拿着书看他,“我是个认真学习的男子高中生。”


老妈以一副失望的表情看着我,我简直搞不清她到底是希望我带女生回来还是不希望我带女生回来。


如果和她讲,我带男生回来了,她会作何表情呢,有点好奇啊。


不过我还没那么作死。


上课的时候接到简讯,是动漫社的同好发来的,是个可怕的腐女妹子,也在学生会里工作,正是上次告诉我赤司是学生会长的爆料者。


简讯说:“电脑坏了,黛君来帮我修好吗。”


我回:“OK.”


放学后我去修电脑,地点居然是学生会长办公室。


不是吧,我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勇气进去。


不过也可能赤司君不在,这个点应该去参加部活了……吧?


我拉开门,正脸看见坐在办公室桌子后的赤司。


现在逃来的及吗?


腐女妹子跑过来:“黛君终于来了,我们活动室电脑坏了,开不了机,电脑社的修不好,我就想起你这个技术宅了!快来快来!”


她把我硬拉进去,赤司抬头看我,金红双色的眼睛停留在我的身上。


看起来,他还挺平静的。


然后他说:“黛前辈。”


吓死我了,我以为他要说跪下。


我说:“小少爷。”


“黛前辈为什么没有参加部活?”他问。


腐女妹子好奇地说:“黛君和赤司君认识哦?”


“篮球部,他是部长,我是即将退部的人。”我解释。


赤司说:“我没有命令你退部。”


这么说他原谅我了?我不敢妄下结论,先修电脑吧。


腐女妹子对赤司说:“黛君电脑很厉害,Overlocking哦。”


赤司说:“那是什么?”


腐女妹子说:“我也不懂呢,但听起来很厉害,是吧黛君?”


我脸红了,我不擅长和腐女打交道,因为搞不好她们会YY我和另一个男的做酱酱酿酿的事,我长得平凡但也算眉清目秀,估计很难逃脱她们的魔掌,她虽然很平静地看我,但说不定在脑补我在和谁谁在激烈地做什么,很丧心病狂的。


赤司突然说:“福田,去给黛前辈泡茶。”


腐女妹子点头,“我差点忘记了,马上就去哦,黛君。”她走出办公室,于是只剩下我和赤司两个人。


那个,我该说点什么吧,毕竟我是前辈。


我边点鼠标边说:“那天是意外。”


赤司低头看桌上的书:“哪天?我忘了。”


我很坦率地说:“就是去我家那天,我吻了你,不是故意的。”


哼哼,我作起死来真是连我自己都怕呢。


赤司停顿了一下,“黛君,你似乎很喜欢福田呢。”


“没有吧,只是在动漫社认识的朋友。”我淡定地说。


“那为什么脸红。”


“因为,”我抬起头看他:“看到你了。”


他马上脸红了。


过了某种程度的作死,称之为,直球。


傲娇都怕这个。


他穿着洛山男生的制服,系着端端正正的领结,如果他肯把衬衫解开一点,一定脖子也是红的。


说起来,好热啊这里,为什么他不把衬衫解开一点,真是不可爱的学弟。


我继续修电脑,心跳好快,很难说清楚为什么。


福田泡茶回来了:“给你,黛君。”


她穿着洛山女生的制服,裙子很短,站在我身边,我看到她的大腿。


没有赤司白。


我假装修电脑,她弯腰给我递茶,只要我瞄一眼就能看到她胸前的起伏,不过我不会看的,我是个有节操的男人。


另外,我现在比较想看赤司学弟的衬衣下面。


“应该可以了。”我把电脑推给福田:“我简单做了除尘和备份,CPU散热不均匀,最好换一个。”


福田拍手:“黛君好厉害!多谢了!”


我站起身:“不客气。”


她送我出门,我和赤司打招呼:“我先走了。”


赤司低头看书,不看我:“嗯。”


装什么呢,你脸现在还是红的,真是不坦率的学弟。


我和福田走出办公室,福田笑得诡异:“刚才我出去的时候,黛君和赤司君聊什么了?”


“没什么。”我随口说。


“那为什么我进去的时候,感觉整个办公室气氛都不大对,我很会读空气的哦。”


“哪里不对啦!”


“就是那种此处应有本的感觉,黛君你一定懂的。”


“不,我不懂,你不要YY我。”


“哎哟没有啦,对了我问你哦,”福田问我:“黛君和赤司君一起在篮球部打球,知不知道上次和赤司君在天台接吻对象是谁?”


我装糊涂:“我怎么会知道。”


“哎。”她很失望,“我很好奇啦,据说上次有人看见赤司君和一个男生一起回家,但那个男生太普通了,走在光芒万丈的赤司君身边就不见了。”


不要说得那么灵异好吗。


不过这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真的很适合和他组成光影组打篮球啊,看来。


评论(6)
热度(107)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