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作向】【黛赤】影光06

黛赤不逆~

6

不,你完全不用考虑我的心情,不用答应我。


我很懊悔,在回家的路上,以至于都不想说话了。


赤司也不说话,两个人就默默地沿着路走。


不说话很尴尬,我还是懂日常礼仪的,我又不是中二设定,更不傲娇,我主动说:“小少爷你不回家吃饭,不用给家里打个电话吗?”


“我是主人,没必要和仆人报告行踪,”赤司说:“我已经叫接我的车子回去了。”


啊,这个设定还是存在的,超级富豪的二代,我差点忘了,不过给自己加这种设定会刷时髦值吗。


我就不拆穿他了,用棒读音说:“啊啊好厉害还有车子接送。”又说:“不用给你父母打电话吗?”


“我父亲现在美国,有时差,不方便接电话。”


又临时加了归国子女的设定吗。我说:“到我家吃饭的话,我先说好我家今晚只有我一个人,只能随便吃点了。”


赤司少爷歪着头:“你一个人在家所以叫我去?”


“……”好像有奇怪的歧义但不知道怎么解释。


赤司说:“要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你会做饭吗?”


“会用电饭煲做饭。”


“意思是,只会做饭?”


“差不多吧。”


赤司望天,“那就随便吃点吧,我无所谓,我只要赢,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只有胜利。”


又来了,这两者没什么关系,真的。


我父母是普通的公职人员,领政府薪水那种,我家条件还算不错,至少国中请同学来家里玩时没人嫌弃我家又破又小。


赤司看着我家的院子说:“凡人的房子,呵呵。”


“对,我是凡人真是抱歉了。”我领他进门,开嘲讽:“你家一定是庄园吧?”


“你怎么知道。”他说:“我喜欢京都的庄园所以来洛山,我不喜欢我家在东京的庄园。”


哦哟还两个庄园,不过我也能理解了,我中二期也喜欢设定自己家的房子只是其中一处,我父母在其他地方有大别墅房产之类的。


我开门进房,在玄关处帮他拿下书包,毕竟我是主人,对他做手势:“请吧,少爷。”


赤司看着房间说:“你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没,我是独生子,你呢?”


“我也是。”


难怪有认同感呢,独生子难免会自我中心,我原谅他了,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啦。


赤司坐在桌子边,我在冰箱找饮料给他,这个年纪的小孩都喜欢芬达百事,我边问他:“喝什么?”


“红茶。”他说。


答案这么正常,我以为他要说血族的血之类,同样是异色瞳的小鸠妹妹就爱这样说,那个我家可没有。


但是红茶我家也没有。


“锡兰红茶。”他补充道。


什么红茶都没有。


我只好说:“咖啡行吗?”


“好像没有看到磨咖啡豆和煮咖啡的机器。”


“……当然是速溶。”你觉得我一个十八岁的普通平凡的男子高中生会做煮咖啡这种装13的事吗。


“那就随意吧。”他有点遗憾地说。


我给他泡了一杯速溶咖啡,递给他,“你先喝吧,我去……煮面。”


他很乖地接过来,喝了一口,“啊!”他一个劲地吐舌头:“好烫。”


你能想象一个平时酷酷的总是披着假两件套增加气场的中二病学弟突然像猫一样吐舌头吗,居然毫无违和感!


我盯着他,心想他妈的太萌了。


他皱起眉头:“好烫……”


我坐到他身边,“张嘴,看看有没有烫到。”


他想要哭了,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看来真是烫痛了,但是他说:“跪下!”


好吧,我立刻摔倒地上,天帝之眼要不要这样用。


“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刚才也试了一下不烫啊。”我抬头说道,又看到学弟的小腿和脚踝。


他吐着舌头:“啊啊,好痛!我忘记和你讲,我怕烫。”


“莫非你是猫舌属性,舌头特别敏感这种?”


“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很怕烫,别人觉得不烫我会觉得很烫。”


“不敏感吗?你和别人接吻的时候什么感觉?”


“……”


我现在是趴在地上和他说话的,这次清楚地看到他脸红了。


但他马上说:“上次和你的时候,没感觉。”


“我和你那个不叫接吻,舌头碰到才叫接吻,”我说:“我现在可以起来了吗?”


赤司看我一眼:“那我命令你,起来吧。”


我站起身,坐到他身边,对他说:“舌头给我看看,我家应该有烫伤药。”


他乖乖把舌头伸出来。


还真不是装的,舌头两侧都起泡了,大概真的很痛。


“我给你找点药,稍等一下。”


我跑到我老妈药箱里找药,一会跑出来拿给他,他还乖乖地吐着舌头,不得不说真是太萌了。


所以我特地慢了一点,想多看学弟一会这种萌萌哒状态。


我磨磨蹭蹭地坐过去,把烫伤药膏的盖子拧开,准备给他涂。


赤司看我的眼神很哀怨,“这个能口服吗?”


我看了一下药膏,“应该是外用。”


“那你往我舌头上挤!”


我又看了一下药膏:“没说不能口服,这样,就涂你的舌头上,你不要吃进去,就行了。”看我多机智。


赤司瞪我:“难道你要我一直伸着舌头在嘴巴外面吗!天帝……”


“唉唉不要不要,我家只有这个啊,要不我出去给你买。”


“我现在很痛啊!都是你,天帝……”


“不要不要,将就一下,涂舌头上不会怎么样的,要不这样,我也涂在自己舌头上,这样万一不能口服有危险的话,我也和你一样危险,怎样,我也算是把性命交给你了。”


赤司想了一下:“好,这样就扯平了。”他指我:“你先涂。”


我就涂了呗,一点药膏而已,根据我一个高三学生的化学知识,最多不过是些酯类物质,还能怎么样。


赤司看着我涂,靠的很近,一脸好奇的姿势。


他忘记把舌头缩回去了,还是吐着舌头尖的一点,萌得要命。


我家里没有其他人,就我和他,他靠的那么近,对我卖萌,对我一个单身了十七年的血气方刚的总是幻想有美少女从天而降的只有左手女朋友的男人,卖萌。


他的眼睛望着我的舌头,睫毛很长,小小的脸孔上五官都是又精致又可爱,皮肤也是白皙得像女孩子,凑得那么近地看我的嘴。


我抓住他的后脑,把舌头上的药抹到他舌头上了。


这是直接的说法,也是我真实的想法,我以十七岁的童贞发誓我绝对没有其他想法。


虽然看起来,是他靠近我,我就近去亲了他。


评论(5)
热度(105)

© 梦里踏雪几回 | Powered by LOFTER